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云雾草庄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05|回复: 1

对色身穿越直达真空妙有的实现需要自性的超越 《西游记》在弘扬丹道本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厚音 发表于 2020-5-8 21:54:15 |显示全部楼层
对色身穿越直达真空妙有的实现需要自性的超越 《西游记》在弘扬丹道本义

2020年4月25日星期六语聊汇总 西游记 第96讲


建议大家提前预习的问题:
1、《西游记》第九十八回:“猿熟马驯方脱壳,功成行满见真如”。修炼需要脚踏实地的实践性命双修,这一回故事中唐僧一脚就踏上了“无底船”,那么,这个“实地”应该怎样去认识与实践?
(修炼的脚踏实地,是指要修就要性命双修,阴阳并行,万万不可偏废。重命不顾性,尤金屋之无主。重性不管命,尤浮萍之无根。接引佛祖的“无底船”是凡人断然不敢乘坐之舟,这“无底”,正是性体之根无限广大之喻。人心所谓的“有底”实际上是主观知见之盛而克先天本来具足之真,却是生命无底之渊,乃后天主事不得归元之故。从题目来看即知,“猿熟马驯方脱壳”,猿熟不是指人心知见之熟,而是指神居心位灵性十足阴阳道体均圆融之实。马驯也不是指意识之训练有加之驯,而是指人的真意识参与了大丹的造化,意明心动,功力达化于玄境,显化于现实。以大丹为基础,将性命的系统性向着身、家、乡、邦、天下的德化层次递次分布与推进,使小天下与大天下逐渐形成一个整体。则个体的长生久视不离乎大的存在了。)

2、“无字真经”与“有字真经”到底表述了什么样的修炼实情?阿傩、伽叶向唐僧索要“人事”的意义何在?修炼者在实修中该如何与“众人为师”“万物为师”一个最合道性的作为?
(无字真经适于顿法,有字真经适于渐法,此两者合而为道体,因人之智不同而均有积极意义。阿傩,伽叶向唐僧索要“人事”,这一点佛祖作了解释,只不过在现代人们的修炼实践中,人们看不明经典的作用,因为经典成了人们唾手可得的东西,故难免有人贱待之。只有怀有大慈悲的修炼者才有可能将自己的毕生毫无保留地投入到他所领悟到的大化之中而不执己相,这样的贡献才是真正的大“人事”而成为道器。真修者既要以众人为师,又要万物为师,将天下百姓放在心中了,我们做的每件事情都将是对玄中恩师的最好回馈。唐僧历尽千辛万苦才获得三藏真经,现在的人就觉得太容易了,又不知如何去修炼界立足,得无悲乎?)


道友提问:

一、人活一辈子最有价值的是觉悟人生——一花一世界的问题:

    一个问题

清明节头两天我妈做了个梦,她梦见我过世的外婆了,梦中外婆红光满面,皮肤白皙,她在记账,我妈问她你现在在干什么呀,我外婆回答她现在当官了,管着人呢,跟我妈说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我妈说她现在没有梦见过外婆了,以前外婆才走的那会儿老是梦见她,而且特别凶,和我妈打架,其实那会儿我也老梦见她,真的也很凶,有一个梦她走了躺在地上又睁开眼睛来追我,特别厉害,现在我也从来没梦见过她。请老师解释一下。
(“清明节头两天我妈做了个梦,她梦见我过世的外婆了”:过世的人还活在活着人的心里。所以活着的人的观念很重要,他的观念会直接影响到过世者的存在。“梦中外婆红光满面,皮肤白皙,她在记账,我妈问她你现在在干什么呀,我外婆回答她现在当官了,管着人呢,跟我妈说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红光满面,皮肤白皙,在记账,干什么,当官了,管着人,梦中过世的人还很滋润的活着,这正是还活着的人对过世者的希望,因为过世者正是在世者最近也最依恋的人。“外婆跟我妈说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人的主观还希望过世者象在世一样相伴,但是在世者的潜意识知道“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终究是有了结的时候,所以有了“我要走了”的结果。“我妈说没梦见过外婆了,外婆才走那会儿老是梦见,而且特别凶,和我妈打架”:强势的老太太没有弱势的女儿可养,人再强势也逃脱不了自然规律的约束,人再无奈在心灵上也有解脱的需求和方法,所以人活一辈子不在于强弱与得不得势,人活一辈子最有价值的是觉悟人生,不再受生老病死对自己的影响和因此而产生的各种人生痛苦与烦恼。“我也老梦见她,真的也很凶,有一个梦她走了躺在地上又睁开眼睛来追我,特别厉害,现在我也从来没梦见过她”:看来她真的走了,这是一次潜意识引导下的成功的自我暗示。人不再受制于宗教观念对自己的影响并能坦然而豁达地领会心能转物的时候,修炼的大门也就真正的对自己打开了。)



二、人的性命如果不互动,再好的理念又有何用?——本心应物的问题:

    一个清晰的梦

尊敬的熊老师,您好!
我是云南元谋县刘顺瑜,在YY里的名字叫“本心应物”。两年前机缘巧合知道在湖北麻城有个云雾草庄,知道了熊老师,开始接触玄德,被深深震撼。于是找老师的书来看,有道友送了一本《生存与修炼》,接着看了老师写的《修真法悟》、《双经合一》、《修德通真论》、《解缘道根》,又听讲《西游记》等,也打坐,对玄德有一点点感受。从修习玄德以来,身心有了变化,原来暴躁的我能慢慢平静下来,遇事不再暴躁而是包容,健康也有了好转,身体变得轻松,原来的一些疼痛也慢慢好转。自己资质低下,无灵性悟性可言,稀里糊涂但舍不得放弃,决意跟从老师学习玄德。无缘见到老师,从玄德群道友们发的照片,得见老师慈颜,从书中、语聊中,感受到老师的拳拳之心。很庆幸自己接触到玄德,一年多来,多次梦见老师,三月初八再次梦见老师,老师的教诲让我感激不尽。由于愚笨,不能明白老师指引,恳请熊老师给予解惑。
(尊师悟道灵性通,修炼者的机缘都是天定的,这一点很自然。关键是人的灵性是不是能够在有限的时机中激发出来,这与人的主观观念的既定状态有关。不是天地不给予人修道成功的机会,而是人的机缘总是被耽误在陈旧的观念中而展开不了。个人的生命环境总是有限的,形态总是受制于地点时间等环境因素中培养出来的“我执”。不能超越自我的观念,也就不可能在生命中领会道义的无限。)

2020年三月初八一梦,请老师解疑。
前面的情景记不清了,就从清晰开始叙述。杨旭东老师来告诉我说:熊老师来了,我就赶快找鞋子穿,跟他去看老师,可找不到。心想,我刚才是在打扫清洗房间(很大很敞象一个仓库),我母亲也在,我是穿拖鞋来的……
(“老师来了,我赶快找鞋子穿,可找不到”:机缘到来的时候,自己的和谐总是欠缺的。所以,用之有预是一个好习惯。法于自然的习惯培养会让人在机缘到来时得心而应手。“刚才是在打扫一个仓库,我母亲也在,我是穿拖鞋来的”:对自我觉察的拖拖拉拉必然会导致荒废掉人生可用于修炼成功的很多资源。)

场景转,在一个大厅熊老师(老师的照片一样)和杨老师在交流,有一些薄纱隔着,若隐若现,我从北向南(门向北开)。他们谈了很长时间,杨老师出来两眼湿润,说是激动流泪。我想去拜见老师,老师正在跟李玉仙(现实中的女老师)交谈,我看熊老师面朝外(北),李玉仙只见背影,乳白色轻纱轻轻飘动。我要去拜见老师,杨老师说,去吧。
(“老师和杨老师在交流,有一些薄纱隔着,若隐若现”:交流的形式或内容不需要确定,这个就称之为道性。确定了,道性就隐了,而教育性就显现了,“道隐于小成,言隐于荣华”,不确定问题的结论,自然会有最合于存在的结果。“老师正在跟李玉仙交谈,我要去拜见老师,杨老师说,去吧”:我你他都在梦中,她们是一个整体,都反映了自己当下所具备的状态与心境。心内没有自我,身内必然就是一个庞大的社会和一个具备无限智慧的宇宙。)

我进去,李玉仙不见了,坐哪儿呢?里面有两人在择菜,她们端起菜走了。我想坐到老师对面却坐在了老师傍边,老师用手敲我的头,我用曲调哼唱出老师敲的内容(现实中我不会唱歌),其中一句很清晰,嘀嘀得得,嘀得嘀嘀。有一句记不清是什么,老师吼了一声:怎样说出来的?我忽然“吰”一声,吐出一大口气。老师又继续敲,还敲了左胸……然后,老师说要走了,我站起来发觉裤子不见了,衣服里的内衣也不见。老师的相貌变了,很瘦,头发是齐耳的短发(像女学生发型),眼睛很大(梦中感觉见过),斜挎一个军绿色包(六七十年代军用挎包),看着我们(杨老师也在)说,走了,我们激动看着老师——梦醒。
(“李玉仙不见了,想坐到老师对面却坐在了老师傍边”:修炼者要想遇仙就一定要先预得见自己的心。对之,即有矛盾之嫌。傍之,则显并列之意。众生佛性平等,所以傍之无殆。“老师敲我的头,我哼唱出敲的内容,其中一句很清晰,嘀嘀得得,嘀得嘀嘀。有一句记不清,老师吼一声:怎样说出来的?我忽然“吰”一声,吐出一大口气。老师又继续敲,还敲了左胸”:人的大脑是交换的场所,通不通畅直接关系到灵性的发挥。男左女右,女左胸即左肺,是女性肺魄之阴。肺主气,是人发声的源动力。肺魄之阴被调整了,整个人的气息与客观的响应就合于道性了,人的修炼未来也就宏阔了。“老师要走了,我站起来发觉裤子不见了,内衣也不见。老师相貌变了,很瘦,齐耳的短发像女学生,眼睛很大感觉见过,斜挎军绿包”:梦中所有的因素都是赖以觉察自我的全然。衣裤不见了,既定观念的依赖和库藏都是影响认识自己的阻碍。老师只是一个引导信号,潜意识知道引导的需要是广泛的,不能确定为某个人,着于人相了,觉察自我并超越自我也就受限制了,因为“我相”的“自动寻的性”会掩盖如来真相。生机是普遍存在的,在引导中也不乏其陈,只要有那份向道的心,他会包你有所成,这就是“绿包”之意。)

刚醒来没想起梦,心中在念《心经》,过了会,左胸有针轻刺之感,梦中情景才清晰记起。中午时,左后脑一阵一阵轻疼,左胸仍有针刺之感,但不是持续的,15点完全消失。梦中情景很清晰,心里感动不已,对梦的指引不解,敬请老师解惑。
(“刚醒来没想起梦,心中在念《心经》”:现实中的主观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潜在的点化可能被人的习惯积累所冲淡而错过觉察的机缘。“左胸有针轻刺之感,梦中情景才清晰记起。午时,左脑一阵一阵轻疼,左胸仍有针刺之感,但不持续”:如果不是因为左胸的剌疼人可能还留连于对《心经》的执念中。试想,人的性命如果不互动,再好的理念又有何用?《心经》中最著名的论断就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空本来相互兼存而非排斥,人为何不能通过对色身的穿越而直达对真空妙有之境界的实现呢?这不正是传统丹道的原始本义吗?)



三、修炼者是有机缘了解生命真相的,只要不是那么“我执”就行——金灯笼的问题:

    请老师指点梦中的含义

    这个梦有些不解,请老师指点迷津:
梦中在我老家,有人请我母亲接生,(母亲是医生,接生了很多孩子),过了很久还没回,我和父亲去找,到了生孩子那家,一个产妇坐在躺椅上快要生了,却不见母亲,我很着急,又没办法,孩子很快生出来了,却被胎盘包着,婴儿在胎盘里打转,产妇又打不开,很着急,无奈,不忍袖手旁观,上去帮忙,不知道怎么回事,胎盘套在我的头上,慌忙中还取不下,羊水浇了一身,心里又气又急,突然羊水灌了我一口,还咽下去了,有点淡盐水味,产妇把胎盘撕裂了,我才与婴儿分开,心里气得不行。问我父亲,我妈跑哪去了,正生孩子却找不到她,父亲说不知道啊。
(“梦中在我老家”:人的潜意识想借老家来阐述有关人的遗传信息在修炼中的利用。“有人请我母亲接生,过了很久还没回,我和父亲去找,到了生孩子那家,一个产妇坐在躺椅上快要生了,却不见母亲,我很着急,又没办法”:母亲是接生的医生,也可以是生产的产妇。产妇快生了却不见母亲,母亲助产,产妇生产,他们的角色在没有我相存在的时候是可以互换而昭示生命诞生之意义的。“孩子出来了,却被胎盘包着打转,上去帮忙,不知道怎么胎盘套在我的头上取不下,羊水浇了一身灌了我一口还咽下去了,淡盐水味,产妇把胎盘撕裂了我才与婴儿分开”:孩子出生了,长大了,该对世界与人生有所了解了,但是,几乎大部分的人也并不了解生命的过程。所以再体会一下这个过程未尝不是一个对爱的重新定义和认识。“心里气得不行”:从未曾有过一个新生的婴儿会如此地嫌恶自己在人世的降临。)

场景一转,几个人下棋,平常我不怎么下棋的,突然脑子很清新,就说赢你们几个十几盘没问题。
(“几个人下棋,平常我不怎么下,脑子很清新,说赢你们几个十几盘没问题”:这种自信是可许的,如果让这种可许的自信用在对自己的觉悟上,那我们的一生可能会全新的不一样,甚至可以导致我们获得长生久视之道。如果将这种自信用在对生命的了解上,最起码我们面对生命时总有可能产生如同造物般的慈怀。)

场景又转到了草庄,厚音老师在面前,拿了一刚出土的玉石塑像,上面有好几个小孩的塑像,老师放我手上,指着其中一个小孩说,是不是这个(刚才出生的小孩),我说是。塑像上的小孩在不断变化,一会在一会不在,云里雾里的。突然醒了,没有一点睡意。
(“老师拿一刚出土的玉石像,上有好几个小孩塑像,老师指着其中一个小孩说,是不是这个刚才出生的小孩,我说是”:玉石像,遇时相,人的潜意识不同于主观想法,他总是要早于主观知晓全然,因为他来源于真相。是这个是那个,谈起共性来只有一个是真相。修炼者是有机缘了解生命真相的,只要不是那么“我执”就行。“塑像上的小孩在不断变化,一会在一会不在,云里雾里的”:不要让“不在”变成了“不再”,当修炼者不再做如此有意义的梦境时,他的生命就已经开始走向衰老了。)



四、尽快的觉悟才是人生最金贵的事——花生的问题:

    请教老师为何知而不言

老师您好!         
    这个问题源于前年与老师去韶关南华寺的一件事情,当时由于有道友协助安排在南华寺住宿,汽车开进去之后,准备去办手续,道友以为住宿在办手续的附近,因为那里也有住宿,所以我建议大家拿行李一起出发,结果办完手续,才知道住宿就在放车的附近。我跟老师说:“对不起,让大家拿行李白跑了一趟”,老师说:“这有什么对不起的,而且也预计到了。”听到老师这么说,我也没问下去,想自己消化。这消化就一年多。这一年多发生不少事情,其中一件事就在去南华寺后不久,也是一起去的道友,当时对道友善意提醒,结果对方不接受还比较抵触。老师为此提了一个作为语聊的问题,并在语聊说到:“不用为今人担忧,也不用为古人担忧”,联系到心中的问题。近段时间,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少不太愉快的事情,忽然某天反省,好像从小到大,这善意的提醒,有几次自己主动却适得其反,甚至被攻击。也有几次人家主动提问后提醒,被接受,还效果不错。反省的时候,咨询女儿看法,女儿觉得我可能提醒的内容,对大家来说已是“不正常”。我觉得也是个我没关注到的角度,不知常,妄作凶。最近也看到一个类似故事,再次引起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现在自己觉得经历那么多,对这个问题总算有点感觉,也不是得了什么理。写这么多也算给老师汇报下自己的体会。请老师指点。
想起去年11月的一个梦,觉得行为有藏而不露的意思,和上面提到的内容好像有关联,也请老师帮忙看看:梦到自己在房间睡着,然后看到皇帝来房间了,在床边的空地处打扫,连忙起来,梦中知道左边一起睡着的是皇子。起来很艰难,还是挣扎着起来,结果是醒来了,才知道自己坐了起来,原来是梦。重新睡后,接着梦到皇帝在桌下递了我一双金筷子。感恩老师!
(“不用为今人担忧,也不用为古人担忧”:真正的修炼需要理解“清静为天下正”这句话。道虽好,一切都源自于道的存在,但是却有人不愿意接受道的点化。“乐与饵,过客止”,圣人知道人的这一特性,于是用人们最难逃脱的诱饵来驱动人心的运动。即使你是一位修炼者,你的想法中也不能带来一切的普化之好。即使充满乖戾的人生,其想法也不一定都会给人间带去灾害。所以,对于教化,需不需要或恰不恰当,亦或是欢不欢迎,不是一个单纯的能力或理解的问题,而是德的彰显。如同花生介绍的故事一样,济世药店老板是个明事理的人,大儿子低调多年,最终暴露本性,做父亲的装作不知,只是临终前连夜让小儿子逃走。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儿子不是自己教育成如此的,所以自己也不可能用教育的方式来扭转,即使终其一生用不言之教来影响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让他们都具备与自己相同的禀性。事物禀性的差异是万物竞自由的结果,也是人心在机的一种验证。所以人心可以驾驭得了万物却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只取其利而不通其用之故。之所以说济世药店的老板是个明事理的人,除了他明白人禀性差异自然以外,他还懂得人心的险恶远超世间之理喻。
“梦到在房间睡着,皇帝来房间打扫,梦中知道左边一起睡着的是皇子。起来很艰难,还是挣扎着起来,结果醒来,坐了起来,原来是梦。重新睡,梦到皇帝在桌下递我一双金筷子”:在房间睡着,生命内部,自己并没有高度地完成心神合一。皇帝来房间打扫,生命内部如果没有客观心神的勤勉清扫,主观早就将大好的身天下给败落掉了。梦中知道左边一起睡着的是皇子,皇子,人的灵性。一起睡着,主观迷茫,客观灵性未启。起来很艰难,人的觉醒的确很艰难。皇帝在桌下递我一双金筷子,桌下,在卓而不群的前提之下。皇帝,生命本来的主宰者。递我一双金筷子:人的潜意识一直都在给人的主观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尽快的觉悟才是人生最金贵的事。)



五、要修炼首先要解脱自己的灵性——苍龙的问题:

    圣人不病,修者有疾

    1、清明前夕,右脚底部中间外侧部位疼痛异常,脚只要一着地就钻心的痛,因疫情期间不便外出,加上放假期间医院可能医生休息的多,所以就没去医院,其实还是自己从心底不想去医院,正好一朋友介绍了一民间中药偏方,于是清明节期间一直在家用中药熏蒸和泡脚,期间虽然疼痛难忍,口腔开始也因此出现了溃疡难以饮食,但还是极力调整自己,白天药蒸泡,夜间打坐放松参悟老师天人合一金光法,坚持4天后,疼痛渐轻,去医院拍片,炎症基本消失。
    4月9日晚一梦: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上级机关,好像是去帮助工作,其实是要提升自己,我想自己岁数偏大,还是不要离开家去上级机关,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吧,但去上级帮助工作的事没有拒绝,到上级机关去了,看到那里机关一干部(部队司令部参谋)拿出一个作战方案,我一看对那个参谋说:你用我军的思想去做一个敌军的作战方案,肯定不行啊!梦境一转,我带着儿子到稻田割稻子(儿子现在上高三,从没干过农活),站在田边看着有4斗地(两亩)大小的稻子,对儿子说今天咱俩把这块稻子割完(梦里感觉去年也是我们俩割完的),于是开始割稻子,却发现自己的镰刀很钝,根本割不动稻子,于是自己在田边找了块瓦片磨起了镰刀(以前在家干农活时经常这样),很快镰刀磨好了,很快(锋利),梦醒凌晨3点。
梦醒后,自己感悟到,这几天来,身体在疼痛中度过,在用中药治疗的同时不忘参修玄德之法,身体方能快速恢复,反省自己虽有修德之志,但在坚持上做得并不好,以致于身体出现状况,是不知也,《道德经》说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看来自己还要静心反省自己,以达知不知的境界。梦中情境,请老师解惑!
(“局长打电话让我去上级机关帮助工作,机关一参谋拿出作战方案,我一看对参谋说:你用我军的思想去做一个敌军的作战方案,肯定不行啊”:上级机关,生命中更高级的指挥中心,参谋,给指挥中心提供方案者。“用我军的思想去做一个敌军的作战方案”,军事演习中经常分红军和蓝军进行对垒,人的主观是可以超越矛盾的双方看到整体和全局的。红蓝之间的行与不行的展开是一种军事艺术的比较。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将主观放到战争的全局上,只要选边一站,战略思维的整体观就打破了,从而无以知彼而容易落败。
“我带儿子割稻子,有两亩,对儿子说今天把这稻子割完,发现镰刀很钝割不动,在田边找了块瓦片磨,很快磨好了”:父子,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世间亲情是人们赖以生存的重要和可靠因素。割稻子,子道收,在修道上有所收获光靠亲情行不通,还得有道情作基础。镰刀钝割不动,修道的志坚行厉还欠火候。找块瓦片很快磨好了,瓦片,瓦,主观意识属土,瓦为土制。瓦片,碎了的瓦。修炼上要想志坚行厉还得先打破主观意识的顽固性。)

    2、这几天依然在调整自己,右脚底的疼痛基本消失了,在感慨中药的同时,也感恩参悟老师功法给自己身体带来的变化。4月13日晚打坐静修,不久睡意上来,夜有一梦:
    一个节日,大家心情不错,和原来单位的同事梁鹏工会主席李辉,还有一个人(梦中是模糊的,也不知道是谁),4人在一房里小聚,菜不少但都是凉菜,我说把几个凉菜加工一下,把一个莴参拿出来,把叶子和根茎分别单独炒,叶子摘好,根茎切丝,一切准备好了,到厨房看见一个很大的灶台(大概有二三米长,一米多宽),一口直径一米的锅,锅底是破的,灶里的火是柴炭火,火在灶的边沿燃着但不够旺,我把灶里的火扒拉到中间,灶火旺了起来,我又找了个和锅底形状差不多的铝板垫在铁锅底,这样就可以在铝板上炒菜了,这时同事梁鹏来了,我说马上就好,梦醒。
我感觉这个梦和我最近身体调整有关,梦中的不言之教自己不甚理解,请老师帮我解梦,感恩!
(“和同事梁鹏工会主席李辉,还有一个人4人小聚,都是凉菜,我说加工一下,把莴参叶子和根茎单独炒,叶子摘好,根茎切丝,到厨房看见一个直径一米的锅是破的,把灶里的火扒到中间,找了个和锅底形状差不多的铝板垫在锅底,梁鹏来了,我说马上就好”:四人小聚,和合四象未算主观。都是凉菜想加工一下,热的和凉的是一对阴阳,主观也明白光有凉的成不了道体。莴参,莴通锅,莴参,看锅的状态也就是看命体的状态。锅底破了,相当于丹道中鼎是漏的。找了块铝板垫锅底,锅漏了就得补,要不就换口新的,要不然漏的比剩的多,如何成丹?梁鹏来了,鹏歇于梁必为屋所困,这是指人的身限制住了灵性的空间。屋,人身。要修炼首先要解脱自己的灵性。)



六、人生在真正醒来时一定是有了高远和美好的志向——善下的问题:

    相连续的两个梦

尊敬的熊老师您好!
    万分感谢您之前分析“步进仙真”梦境给学生带来的启示和自信。最近梦境比较多,不同于以往:梦醒就忘了。最近的梦境犹如看电影一样,梦醒后还能记得清晰,在醒来后能够马上初步分析梦里想对我表述什么主题(虽然不知道分析的是否符合道性)。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1、山上买矿泉水的梦境
    4月11日晚上的梦境,梦里和苏志琼(女性,药品销售同行,也是现在的大学同班同学)还有一个朋友,不是很熟悉,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三人走在山上的土路上,走了很久,觉得口渴。路上有很多卖矿泉水的,我一直在找有农夫山泉的品牌。走了一路都没有!最后在悬崖边上遇到三个年轻人在卖矿泉水,我问了,还是没有农夫山泉的。看看以后卖水的也没有了,我就买了两瓶水。一看还是没有任何牌子的矿泉水。我把包装比较新的矿泉水给了朋友,自己留了一瓶外包装显得旧的自己喝。苏志琼手里有水喝,我就没有给她。
尝试分析梦境:走在山上找水喝,也就是说在修道的路上需要立下志向才走得长久,梦境提示自己缺乏远大的志向。请老师您帮助学生分析一下!我自己还需要注意什么?该从什么方面努力?再次感谢老师!
(“梦和苏志琼同学,还有一个朋友,三人走在山上的路上,走了很久口渴。很多卖矿泉水的,没农夫山泉的!看看以后卖水的没了就买了两瓶。我把比较新的水给了朋友,自己留了一瓶。苏志琼手里有水就没给她”:苏志琼,人生在真正醒来时一定是有了高远和美好的志向。口渴要喝水,修道要积德。水,道在现实中的代表为德。没有给苏志琼水,在修道的观念上还未能将自己的志向与观念整体性的对待。心志分离是造成修道一事无成的主要原因。)

2、从海里到山上的梦境
    这个梦境与上面的梦境相续,所以又要麻烦您了。
    乘船(古代的大木船,和战舰差不多)行驶在大海上,狂风暴雨把船吹翻了,我掉到了海里,拼命的挣扎!有条鲨鱼在我手臂上咬着,把我往水面拖。我拼命的挣扎,它跟我说,别怕,我不会咬你!我在救你!咬了你以后,你以后就不怕水了!说完它就放下我走了。我看看手臂,果然皱巴巴的,没有伤口。自己竟然可以在水下自由自在的游泳了,说话也没有问题。慢慢的,我一个人到了一座岛上,从水里走到了地面。往山上走,遇到两伙人在为道路的事情争论不休,差点动手。我上前去调解,让他们都站在山路两边,我在路的高处,跟他们说了一些话,具体说什么不记得了。完了他们就没有争论了,就共同上山。
    我的分析是:风雨使我坠入海中,而海中看起来很凶恶的鲨鱼却救了我。由此可见,众生之根皆善,只是我以前的看法被固有的是非善恶左右了。鲨鱼咬了我一口,我就不怕水了,也就是要告诉我,大智若愚(傻余),自然进道(水)。山上遇到两伙人在争斗先上山,也就是要调和身内阴阳,才能共同进道。
还请老师您予以帮助分析,让我们共同进步!
(“乘船在大海上,狂风把船吹翻,我掉到了海里,有条鲨鱼咬着我手臂往水面拖。我拼命挣扎,它说,别怕我不会咬你!咬了后就不怕水了!说完它就走了。我竟然可以在水下自由的游泳了。到了一座岛,从水里往山上走,两伙人为道路争论不休,差点动手,上前调解,我在高处说了一些话,他们就没争论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原来,身在苦海中居然还有另一种出路。吃人的鲨鱼变成了救人的明星。它咬人一口人就不怕水了。原来,心不在苦海中是至关重要的。无所畏惧时,过去畏惧的事物也可以随心而转。这是引导意识通过梦境告诉修炼的人们,不要被既定的观念给困住了。“四大之一”的人只要修心修德,其能够达到的境界是可以超越一切不可能的。尽管这只是一个梦,《西游记》又何尝不是一部人们杜撰的小说?但是它却成就了中国文学在精神境界上不朽的遗产。修炼者在对梦境的认识与解析中同样也能成就对长生久视之道的梦想与渴求。)



七、走向自己的反面才有实在的逍遥人生——感恩自然的问题:

    请老师解梦

尊敬的厚音老师好!下面的梦境恳请您开示,感恩!
2020.1.23日早晨的梦:和先生一起去了草庄。好多的道友都回草庄了,还有我们单位组织很多同事也来草庄玩。道友们在一个大房间一起吃饭,吃大家自带的花生、瓜子、桔子等,小陶老师让我坐熊老师旁边的位置。老师饭后去遛弯,小陶老师说去找他。我看见大家边吃边聊天,特别亲切。一男的四十多岁坐在我旁边,别人告诉我是杨体忠前辈,我很敬佩。小陶老师找熊老师回来了,说在山上走了好远好远才找到老师。回来后老师接着吃饭,我给他盛饭,有一大块肥肉和一大块瘦肉,老师一拨拉肥肉掉锅里了,我想老师能吃这么瘦的肉吗?梦醒。还有我惦记着怎么买票回京上班。
(“和先生一起去了草庄。好多道友都回草庄了,还有单位组织同事也来草庄玩”:草庄的信息普及到了社会的各个层面。男女代表了家庭,道友代表了修炼界,同事代表了社会。“道友们在一起吃饭,吃自带的花生、瓜子、桔子等,小陶老师让我坐熊老师旁。老师饭后遛弯,大家边吃边聊天,特别亲切”:一起吃饭,吃自带的食物,修炼就是让大家都能走向自己的反面,但是各人的事各人自己务须与明白。饭后遛弯,走向自己的反面才有实在的逍遥人生。“一男的四十多岁坐在我旁边,别人告诉我是杨体忠前辈,我很敬佩”:前辈的修炼者在阳性的环境中一定要体会和积累忠信诚朴给自己带来的真实体验。“老师回来了,接着吃饭,我给他盛饭,一大块肥肉和一大块瘦肉,老师拨拉肥肉到锅里,我想老师能吃这么瘦的肉吗”:肥,可喻厚,瘦,可喻薄,厚者共享,薄者自领,从不言之教上来说,这也是人的潜意识暗示修炼要知白守黑,知荣守辱。“我惦记着怎么买票回京上班”:退了休还惦记着上班,反而证明在修炼这个班上同样也错用了心。)

2020.1.28日早晨的梦:梦境一:一个大教室,是进修班,我坐在前排。梦境二,看见放烟花,最后的图案是黑色的蝴蝶,镶着黄色的边。有人说不是蝴蝶,又放了一遍,感觉还是同样的黑蝴蝶镶着黄色的边。
(“一个大教室,是进修班,我坐在前排”:坐在前心可能在后,坐在后可能所悟已经超了前。“看放烟花,图案是黑色蝴蝶,黄色的边。有人说不是蝴蝶,又放了一遍,感觉还是黑蝴蝶镶黄色的边”:烟花,过眼的烟云,美于一时,不通长久。黑蝶黄边,黑是肾水,代表了生命的精华基础。黄是中土,比喻了主观意识包裹了客观上的精华,使生命不得伸展和进化。又放了一遍,再放一遍还是如此。蝴蝶,胡谍,修炼不是将师父的教化当成隔靴搔痒般的谍谍不休,修炼需要人至情至性至诚至真的完美投入和实践。)

2020.3.22日午睡的梦:一个小女孩请我送她回家,我答应了。来到一辆大宝马车前,才想起不知道小女孩的家在哪里,问了之后定位(记不清她说在哪里)。上车后发现自己不会开车。车的后面坐着一对中年男女,问他们会开车吗,想让他们开,他们俩不同意。勉强开出去,避让,拐来拐去,一路紧张、谨慎。又发现车的前面还坐着一对年轻的男女,我坐在中间位置。想让他们俩开车,也不同意。梦醒。(自悟:是不是我主观意识太强,不肯主动让位,内人们也没有办法。或者修炼是自己的事情,必须实修感悟,有内人们保护,车子才能平安驾驶。)
(“一个小女孩请我送她回家,来到一辆宝马车前,不知小孩的家在哪,问了后定位。发现自己不会开车。车后坐着一对中年男女,想让他们开,他俩不同意。勉强开出,拐来拐去,一路紧张、谨慎。又发现前面还坐着一对年轻男女,我坐在中间。想让他俩开,也不同意”:小女孩,生命内人的稚幼期。一对中年男女和一对年轻男女,生命中的心肝肺肾这两对可以造化的阴阳。自己,中央脾土,后天意识。小女孩要回家,新生命要回归本来。不知小孩的家在哪,后天不知先天。宝马车,生命宝贵,得来不易。不会开车,生命之车掌握在后天意识手里就会折腾一辈子,放手给予先天手里就有可能造化成不朽。他们都不愿开车,他们知道后天意识的霸道,只有后天意识主动让位了,生命的未来才有和谐的环境争取新的未来。)

2020.4.14日早上的梦:场景一:冬天和父亲从过街天桥平台上一个楼梯口下楼梯,下到半截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跑着下楼梯,我一担心,小男孩果然撞到了父亲,翻了几翻滚到地上,我冲过去,发现是三个男孩围在一起,没事似的。我问父亲怎么样,能起来吗(心想我也抬不动他啊)?他说动不了了,然后父亲就穿着军大衣站起来了。场景二:我和父亲来到了百货商店的一个房间里,有一张大床,父亲躺在床上眼睛睁不开要睡觉,我使劲叫他不要睡,我们要回家,他又在床上刷牙,之后还是睡着了。旁边坐着一个50来岁的妇女一直看着我们。我看见一件后背是淡蓝色前面是花色的衣服,穿在身上试了一下。父亲起来了,已经穿好了衣服和军大衣。他要去小便,走到隔壁的卫生间,有四个坐便器分别关着门,他到最里面的一个,站在那里裤腰带费劲的才解开,终于便完走出来。梦醒。
(“冬天和父亲从过街天桥楼梯口下到半截时,一个小男孩跑下楼梯,一担心,小孩撞到了父亲滚到地上,冲过去发现是三个男孩没事似的。问父亲怎样,能起来吗?他说动不了了,又穿着军大衣站起来”:一老一少,老子。一个男孩变成了三个男孩,老子一气化三清。问说动不了又站起来,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穿着军大衣,老君之大足以依托,故立起之。这是一个给修炼者信心与信息的梦境。
“和父亲来到商店的一个房间,有张大床,父亲躺在床上要睡觉,叫他不要睡,回家,他在床上刷牙后睡着了。一旁坐着50来岁的妇女看着我们。一件后是淡蓝色前是花的衣服,试了一下。父亲已经穿好了军大衣要去小便,卫生间有四个坐便门,他到最里面,裤腰带费劲解开,终于便完出来”:商店的房间,用来展示的场所。有张床,展示生活的必经内容和结果。叫他不要睡,刷牙后睡着,清理口腔是指有言之论总不及不言之教来得直接和深刻。一旁有位妇女看着我们,生命的内人用她的智慧启发修炼者重视生命的再造。试了一件后蓝前花的衣服,修炼者只看到了生活灿烂多彩的一面而不见身后事的难处。穿着军大衣小便,仰仗着天地的慈怀而享受着人生的方便。解裤带费劲,人一生所积之感受与经验抛之可惜,解之无由,传之甚难。)



下次交流(2020年5月9日星期六)建议大家提前预习的问题:
1、《西游记》第九十九回:“九九数完魔灭尽,三三行满道归根”,唐僧取经团队的九九八十一难的最后一难为何发生在通天河?
2、唐僧一行被老鼋淬在了通天河里,经文由此沾破而造成了不全的结果,作者在表达一个什么原理和现象?
3、上一回,唐僧一行在灵山脚下的玉真观受到了金顶大仙的接送,而且上灵山的“本路”是由观中直接穿过,这又告诉了修炼者什么道理?


Rank: 3Rank: 3

苍龙 发表于 2020-5-9 15:46:40 |显示全部楼层
感恩老师整理后的解惑,看了以后更加清晰,又有新的感悟,感恩老师!箭凌老师辛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云雾草庄

GMT+8, 2020-7-11 12:31 , Processed in 0.032960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9 Comsenz Inc.

浙ICP备11004749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