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云雾草庄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913|回复: 0

[第七十五章] 修炼重在微妙——无以生为贤于贵生——进化要求不是求法而是无为 [复制链接]

Rank: 4

小安 发表于 2009-3-9 00:00:43 |显示全部楼层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这一章呢讲的还是老百姓的问题。老百姓的问题呢和那个君主之间这种相互关系,那我们身体上的体现也是这样的,所以说它既有社会的那种效应和意义,同时呢有我们修炼的效应和意义。这个问题首先从这个角度去出发,就是说万物都是全息性的,相互之间它肯定有联系。从这个联系呢表现在那个方面,那我们修炼者,特别是我们有主观意识的这种人,就应该从这种感觉上去摸索这个道理。

民之饥啊,就是老百姓的饥饿、贫困,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因为其上食税之多。税,我想这个东西在社会中来说,它是调节国计民生的一种基本手段,没有税,那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多了以后行不行呢?多了以后肯定不恰当。在这个地方呢说的不是税多的问题,而是食税之多,大家注意这个字,食税之多,就是说他有意地去吃掉这个税。这个税呢实际上它取之于民,它应该用之于民。但是为什么说食税之多呢?那就说国家,他利用国家机器把这个税务收上来以后呢,没有用到老百姓的身上去,没有用到公益事业或者是公共事业上去,而是大部分呢被那些上面——这个上面肯定是君主啦,或者领导者啦——被他们吃啦,被他们吃了、用啦,又花在自己的追求上。我想这在历史上是比较多见的。你比方说象过去的封建王朝,把税务收上来以后呢,他用来干什么,他用来建宫殿、建公园,建长城,有很多东西他就在这个地方就把钱花啦,花啦。你比方说象北京的圆明园,象那么大一个公园,你想当初那么豪华的状态,要花掉多少钱呢。再不说别的,你比方说象北京的故宫,它每年光修缮费,它得多少银子啊。我想这个道理是非常简单的。就说上面他越奢华,下面呢就越贫困。“是以饥”,就说越贫困饥饿。

“民之难治,民之所以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我想这个话,他是一步一步地推,先是民之饥,接下来说民之难治,民之难治肯定是上面他的作为,他是有意的为自己的欲望啊、利益啊、或者集团啊,为这些事情在打算。这个东西呢就是这样。其上之有为,他不是为老百姓在打算,所以说呢难治,为什么呢?因为他根本都不知道老百姓在干什么,在想什么,在要求什么,他即使知道了,他也不闻不问,装糊涂,或者是装这个问题有另外一种解决方式,然后按自己的意见去处理。这个意见的处理实际上就是说,领导阶层或者是这个君主,他在愚弄老百姓。在愚弄的过程中呢,他以为老百姓能够被愚弄,实际上老百姓他是愚弄不了的,因为他们自身有自身的运动规律。这个运动规律作为君王或者是领导者,他去正确地看待这个规律,这个规律实际上就是老百姓的心中,他还有一个控制系统。这个控制系统呢,作为我们来说,我们不得不把他非常明显地挑明了,这就不是象一般人那样,去零散地分析老百姓的存在。我们现在分析问题呢,是从整体上去看整个社会,或者整个自然之间这种的百姓和君主之间的关系。百姓实际上他是统一的,你别看他分散,但是他统一的。他统一的是什么意思呢?就说他们的潜在信号他们实际上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表现在那个方面呢?这个整体就表现在我上一次说的那个观念,叫做集约意识。集约意识就是说,无限的、分离的、个体的运动组合,无限的分离的个体的运动组合,它们就是集约的运动。集约的运动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它朝着一个方向,或者朝着一种形态,或者朝着一个目的运动,这个运动呢是靠什么东西造成的呢?就是靠道性。这个道性意思就说所有的这些事物,你别看它各自搞自己的,就民以自化吗,每个人或者每个存在,他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有自己的爱好,都有自己的状态,都有自己的环境,但是这一切综合起来都会合为一个整体的反应。这个整体的反应就叫集约意识。

集约意识呢实际上体现在社会中间,它非常明显。那么在科学上是不是也能够找到类似于这方面的一些道理呢?也能找到。从那个地方找呢?就现代的量子物理学里面也能找到,就是说在那个高能物理里面,也就象上次我们谈的那个离子对撞机一样,在离子对撞机撞出来的高能离子里面,当它们对那个目标的靶,就是电子靶进行轰击的时候,你看那么多的电子而且都非常高的能量,它们各自打在自己不同的位置上,各自打在自己不同的位置上,因为它们肯定是并行的呢,就速度一样,是不是,只不过是位置不一样、先后不一样而已,但是它们的能量啊、方向啊都是一样的,一样的打在电子靶上以后呢,你说产生什么样的情况呢?它们这些所有的电子就会产生一种花形,这种形状,就产生了终极结果的这种形状,它非常有规律性。这个有规律性说的是它们这个形状啊,总是对称的。对称的是什么意思啊?就是它这个形状往往非常有规律性,就你一看,你就知道这个是一朵花,或者是一种图案,或者是一个非常容易描述的体形。这什么道理呢?这实际上也是属于集约状态的一种体现。这就说明整个世界或者是整个宇宙,无论是他微观的也好宏观的也好,他所有的物质在运动的时候,他都有一个个体运动的自由,然后呢他还有一个整体运动的集合。个体运动的自由和整体运动的集合,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实际上是一个矛盾的关系。就说你各自的运动明明是没有一个共同趋向的,但是最后为什么统一起来这个趋向呢?这说明世界上的事物,他的潜在的一面,他的确是由道性来决定的。这个道性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他万事万物呢他最后的运动归宿都要回到道里面去,这就是事物的一种终极结果。

那么我们在这个地方谈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上之有为啊,以其上之有为啊,你有为,你想把老百姓控制在你的手里,或者是你想控制你的身体,啊由你自己来左右他的存在,那么他就很难以治理。所以在这个前提之下,我们如果说回过头去看看我们中国丹经的发展历史也好,看看我们中国的历史发展过程也好,我们就会发现一个问题。发现什么呢?就是越是有为治理的这种状态,他越是失败得多,越是有为的治理,越是失败得多。

既然是这样,我们再往下看,民呢,他很容易轻死。民之轻死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以其求生之厚啊。就是因为他过于太讲究那个,是不是,养生和长寿啦。求生之厚是以轻死。所以说有很多东西啊,他是相对出现的,这个相对出现意思就说,老百姓你要给他一个非常自在的这种思维,不能给他很多的那种健康意识啊、养生意识啊,是不是,你要给他一种自在的意识。自在的意思就是说,你要把他引导到参透生死的那一面去,如果说你让他求生过于厚望,他就容易轻死。当然这个道理是由他后面的这句话来佐证的。夫为无以生为者,就是没有这种追求长生不老的或者永久的这种想法的话,是贤于贵生的这种追求的,是贤于那种追求保健啊、追求那个养生啊、追求长寿啊,是比这个行为要高一些的。这个行为高一些是什么意思啊,就是最起码来说,他比较符合于道。

贤于贵生,不为无以生为者,就是你不去追求那些长生不老的东西,而是在现实中间你以很平常的心态,你知道这个人生之道,然后呢知道这个生命的状态呢,老百姓他希望什么,就你身体的细胞他希望什么,从这个角度去处理问题呢,我想老百姓他就有个自我的,自我的转化过程,最起码来说他能够回到统一的信号中去,然后取得一种真正的和谐的归宿。这种和谐的归宿实际上是因为他自然的运动造成的。如果说你给他的运动增加了很多的附加的因素,你非要强迫地指令他,他按不按你的做啦,在一定的程度上,他肯定按你做的。打个简单的比方,我们感冒了,感冒了以后,我们最大的一个特征是什么,感冒了以后就发烧,发烧什么呢?发烧实际上就全身心的细胞,它就要随着这个中枢神经的调节啊,它开始进入到振动中间去,一振动,哟整个体温就上升啦,就这个分子啊,就身体上的所有身体的分子,这个时候它就随着振动。它振动的频率啊就超过平常生命运动的频率,这样呢,它就显得发热。这个发热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对我们人来说,我们以为不正常就是不好,然后呢正常的体温呢就是好,就是这样一种概念,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就是你每一次发烧,实际都在调整你这个统一的信号的这一面。这个统一信号这一面是什么意思啊,你看啊,全身心的细胞,不但是身体,而且光是你的心情里面的细胞也是这样的,一发烧,人头就发昏,是不是,人头脑就发胀,你想这样一种状态肯定是怎么,连心理的状态他都进行了调整。

但是这个调整是什么意思啊?这个调整说的是他在高温下,他统一地在振动,他统一地在振动。那么统一地在振动,这是一个一生中非常难以得到的机会,这是一生中很难以得到的机会,所以一般象感冒这种发烧,在成年人看来,成年人看来,实际上他只需要喝喝开水就行啦。但是婴儿他就不同,婴儿一发烧,他可能怎么,他发烧的温度就非常高,有时候很容易把身体的某部分烧坏啦,这是什么道理呢?这说明这个气啊,就人身上的这个气,它有时候调整呢,它需要看状态。看什么状态呢?就是看你年纪的状态,噢你年纪如果要是你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的时候,你的年纪随着你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的时候,那么你发发烧,但是你的头脑非常清晰,就你知道自己的感觉处在什么位置,当你不恐惧他的时候,那么这种振动他就会调整你的身体向着那种统一的信号呢,就是迈进一步。就是一年,哪怕你迈这么一步,也比你不迈这一步要好。为什么呢?实际上你每一年你都要退步,因为你作为成年人,你一到年纪以后,你到了一定年纪状态以后,你精力就开始衰退啦。本身你已经爬到一个半山腰啦,这个时候呢他就慢慢地,是不是要往山下倒退。要往山下倒退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就离修仙的那一步,他就越来越远。为什么越来越远呢?因为只有人他爬到山顶以后,他才知道,这个人就是仙。

爬到山顶是什么意思啊?爬到山顶就是人在山上,那个就叫仙呢。当然这个仙,这样的一种理解,只是一相情愿的一种理解,但实际上人的一生也的确是这样。就是当你即使在慢慢地进的时候,你一旦接近山的那个意志,你就基本上就是仙呢。然后你再往下修的时候啦,你有很多东西,你即使不知道,你也可以通过你的参悟去理解他。有很多东西,就是特别是修炼方面的一些感觉啊和方法啦,有很多东西他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感悟去获得的。所以说人当他的精力在很旺盛的时候,他发一发烧,全身的细胞实际上是借这个机会可以统一一下。这个统一意思就说,就象平常的军事训练一样,啊人们要习惯于这种训炼,哨子一吹啊就全身心的细胞是不是能够统一起来去振动啊,不能振动的话,那么证明这个有一些部分,他已经失调啦,他已经失控啦,或者他已经失去作用啦,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他才会没有感觉。他如果全身他都有感觉的话,那么未来呢,未来实际上他就有个准备。你比如说象藏密功里面的虹化,他都可以利用能量把一个人,把一个人化掉。化掉是什么,化掉就是把他化成光,化成光实际上他是一种内能啊,在很高的能量状态下,把整个肉体已经转化啦。这个转化实际上跟我们身体的这种变化,或者是感冒的这种变化也好,或者发烧的这种变化也好,实际上他是一样的意思。一样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呢?一样的意思就说他的状态是相同的,但是他的性质呢他不一样。状态相同,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状态把这个信号统一起来。

这个第七十五章讲的啦,还是属于君主和老百姓之间的这种治理和被治理的关系。一般我们讲的啦就从表面上讲,国君与平民之间的这种关系,现在呢我们主要讨论的呢是属于我们身形和我们的心君之间的关系。心君和身形这两者关系来说,就象一个国家一样,一般一个国家在初创时期的时候,它的君主他一般都是怎么,一般都是非常勤辛地去治理自己的政务,但是往往时间一长了以后,他们就开始追求自己奢华的生活,去享受它。所以说不知道是国外的那个名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创业难守成更难。就是你的创业本身就很艰难的,但是你要守成呢他的确比那个创业更难。为什么还要难呢?就是因为你在打天下的时候,是不是,你在打天下的时候,是因为天下大乱,你可以凭机遇。但是呢你这个国家一旦成立以后呢,你要想治理好它,或者要让它更有生气,或者让它更蓬勃地发展,这个时候当君主的他就要付出很多的劳累,有时候甚至比戎马生涯还要付出得多。这什么道理呢?这就说明劳心的时候呢,往往人他是很难以坚持下来的,就坚持下来把这个劳心用到老百姓的身上去,就要用到享受上,一般这个世界它都是这样的。无论是那个国家,无论是那一段历史,他往往都是这样,一旦这个过度它进入了这种和平的状态以后呢,一般的君主他化在这个治理上的劳心,他就逐渐地降低了。劳心的一降低,实际上他对很多问题的治理呢就没有从老百姓自化的那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这个自化的角度是什么意思啊?就说你做君主的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你是不是放弃自己的利益,而去满足老百姓的利益呢。我想象这样的情况在封建时代,他是很难以找到的,就基本上找不到这样的例子。一般一个君王他得到天下以后,是不是,他就大量地挥霍。挥霍呢实际就是把老百姓身上榨取的这种税务啊,然后用来满足自己的生活奢华的一种要求。这个东西呢拿到我们修炼中来实际上也是这样的。为什么会是这样,你比方说,当我们的身体随着我们的年龄增长的时候,我们的身体随着我们的年龄增长的时候,也就说我们得到这个天下越来越时间长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现象,发现什么现象呢?就是我们主观意识对我们身体的调控,我们就越来越很在意啦。

很在意啦是什么意思啊,你比方说是那个小孩,当他们在发育时期的时候,你比如从五岁、从两岁,五岁、八岁、十岁,然后到十五岁,象这样一些年龄段,我们就会发现他的特征呢,它在不断地变化,他越是小的时候越自在,他越小的时候越自在,他的思想呢也越自然;但是他越大的时候,他的思想就越不自在,也就越不自然,慢慢地就学会了说谎话啦,尝试着跟大人呢在进行这种社会性的这种交换。这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这实际上就是我平常所说的,环境因素他本身就是一个教育本体,环境因素他本身就是一个教育本体。就是你不要小看这个环境因素,你这个环境因素成立了以后呢,它就会自动地引导这个孩子走向一个方向。有什么样的环境,这个孩子就培养什么样的反射,这个道理呢实际上老百姓懂不懂呢?老百姓也懂。你象有很多家长,一提到教育问题的时候啦,他就说哎呀,想给孩子找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这个环境是什么意思呢?这个环境也就是说学习的氛围强不强啊,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是不是很高啊,这个环境中间是不是有很多小的牛打滚啊是不是,他还考虑这些问题,为什么考虑呢,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环境因素他的确是个教育本体,他不是客体,他是个本体。就是你在什么样的环境,你就产生什么样的思维,特别是人的后天思维,这个东西呢它的确在后天的环境里面产生的。这个产生了以后呢,实际上他就携带有大量的后天的东西,那么他就显得不自在呢。这个不自在,那么在他的思维中就慢慢产生了很多想按自己的思维去操控自己存在的这种欲望。这种欲望,随着这个年纪的增长,特别是到了十四五岁以后,当人的性特征基本上出现的时候,或者性发育已经进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更加显得重要啦。

当然这个显得重要,大家可以回忆一下自己的孩子在成长的时候,是不是这一段时间对他的思维来说,起着很决定性的作用。这个作用对我们来说,对我们现在回过头来从修炼上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人的后天意识实际上它是一个杂乱无章的,或者是随着外界的不断变化的一个存在。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用我们的后天意识去操纵我们这个无穷的修炼未来呢。我想这个道理无非就是说,我提醒大家注意,当你在修炼的时候,特别是你已经确定了你自己想修炼好的时候,你就更应该从头去滤一滤自己的思维,有那一些东西自己是感悟到他的消极面的,有那些东西他对你的存在是起消极作用的,当然这个东西他只能用消极这个观念,他不能说对啊、错啊,他不存在这个问题。为什么呢?因为你的存在他实际上就是对的,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对的,只不过是这个东西他有一个消极和一个积极问题。就象前面的章节里面说的那个意思一样。

在前面的第七十三章里面所说的,勇敢,勇而不敢,它这两者或利或害,啊连圣人都说不清楚。圣人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啊,他意思就是这个确定啊是由人们的心自己去选择的,他不是由圣人来确定的。当他不能确定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勉强地拉他到你这个道的观念中来呢,你就由他自己去选择自己应该走的那条路就行啦,那么回到这个地方来呢,也是说的这个意思。他说民之饥啊以上食税之多是以饥,他难治呢,主要是上面的有为。那么就这一点呢,就是你在修炼的时候,无非也是这样,你的消耗要低,要俭啬,啊莫若啬吗,治人事天莫若啬,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你既然非常的勤俭、非常的俭啬的话,那么实际上老百姓他就自然而然的,他会降低他所发出来的一种信号。这个意思,大家想一想是个什么意思,就说你主观意识你平常很注意有节奏的、同时呢你很勤俭地去处理你的衣食住行的话,你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身体中的协调信号就会增加,当然这个地方的衣食住行的俭啬,并不是要你很抠,并不是要你完整的要按非常吝啬的那种人那种行为去办,而是什么意思呢?而是说你消耗尽量地降低,尽量地降低到很平常的那种状态,去对待你的存在。现代人是不是这样?现代人不是这样的。现代人一旦有条件之后,他在生活上他就过度地消费,过度地消费。实际上你每过度地消费一次,你就在你自己心理中间在释放一种信号。这个信号意思就说,对全身心的老百姓就说,哎呀,我现在已经很放松啦,已经很放纵啦,然后呢,你们这个状态好象都是受我左右的,然后呢当我放松的时候,你们肯定也会放松的,实际上他是这样想的。他这样想到底符不符合道理呢?实际上这种道理对他本人的心理来说,他觉得是有道理的。但是在客观的道性中它不成立。

为什么不成立,啊我下面就要分析一下这个关系。一个人他过于奢华的时候,他过于奢华的时候,他所滋长的是一种欲望。他的欲望它越来越高的时候,实际啊他盯的目标啊它永远的不会在身体的内部,他永远地到社会上去寻找他所感兴趣的新的消费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他心不向内,他心不向内,他从来没有观照一下自己身体的变化,啊你说他这样一个君主,他算是君主吗,那肯定是算不了是君主,他只能算是个附庸,算是一个寄生虫。就是说由外在的环境背景所培养起来的一个寄生虫。这个寄生虫就是人的主观意识的特殊的写照。既然是有这样一个寄生虫,那么人身体他怎么可能好得起来呢。

就说人如果要是能俭啬的话,他时时刻刻就会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应该检点一点,然后呢应该向内一点,应该考虑到自己的状态一点。当然这个状态,有的人说,那现在这个社会已经逼着人们去讲究,那怎么办呢?好象逼着你讲究,你一定要讲究一样。就是我看过很多外国的一些电影,是不是,就是现代的,就是我上一次看那个电视片,福特公司的汽车公司的总裁啊,你知道他办公是在什么地方办?他办公就在那个大厅里面办,就是那么多的员工,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办公空间,他就在那个小角落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个空间。他并不是说,我这个总裁,这么大的公司的老板,我应该找一个非常安静的,或者是一个非常宽大的办公室,来显示一下自己的阔气,是不是。他就在那个集体的办公的空间里面,就在那么一个角落。这说明什么道理呢?

这说明人们的文化、文明,它越往前发展的时候,他往往有很多人他就知道噢,这个勤俭它的确能够积累很多的文明素质。而中国呢由于正在经济的发展,可以这样说,高速的发展时期,人们可能还没有机会去注意到这些问题。当注意到这些问题时呢,我可以下这个结论,到若干年的时候,人们也会崇尚朴素,也会崇尚自然,也会崇尚非常平常的一种生活面貌。我想这是人们未来所必然要崇尚的一种东西。

但是现在,为什么会崇尚奢侈呢,为什么要崇尚超消费呢?就是因为现在的人们,他从旧的时代过来,然后进入新的时代的时候,他有很多问题、很多观念,他还没有更新。那么象我们这种人,我们为什么不提前更新呢,我们提前更新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东西?实际上我们提前更新的话,实际上就是在引导这个社会。当然这个引导这个社会并不是说在表面上、在有为的角度去引导这个社会,而是我们的心态、我们的行为直接能够给这个社会造成一种状态,这个状态实际上就叫阴阳之态。

阴阳之态是什么意思啊?就人家尽管很多、很多,他是属于阳性的吧;象我们这种状态很少很少,是属于阴性的吧。那到底是哪个宝贵呢?那个老天,那个天道他到底是支持那个少的呢,还是支持那个多的呢?我想这个道理,大家从脑袋瓜里面好好地想一想,然后呢再把后面这几章都看一看,大家就知道这个结论到底什么东西呢。我们修道,我们到底修的什么东西,啊从哪个角度修,我们心里就应该非常亮堂啦。

当然,追寻这个民众为什么不惜生存,轻易地去面对死亡呢,就是因为心君求生的愿望太浓厚啦。民众呢他接到这个信号,他无所是从,完全没有自化的这种机会啦。这都是《双经合一》里面的原话。同时呢这个问题又在君主的强制之下,就象我们练功一样,我们强行地要求自己的全身心的细胞,进入到一种功态,你说这种要求有没有道理啊,它肯定是没有道理的。实际上我们身上的细胞,所有的关节也好,所有的内脏也好,它们自身它都有自己存在的运动规律,这种运动规律你得让它有一种状态,这个状态实际上就是民以自化的状态。你比方说,前一段时间分析过这个问题,为什么那些自发动,它特别能够调节人健康状态呢,它就是因为民以自化。这个自化实际上并不是说他自己在化,而是说潜在的有个道性的整体,他发出了一种统一的信号,然后呢去调整你这个身体里面的运动神经,然后这个运动神经呢再按规律性的东西、最有效的方式去调整你这个身体的运动状态。你说这个运动状态对人身体是不是最大的一种调整呢?我想是最科学的,而且也是最方便的,也是最大的一种调整。这个在我们炼气功中间可以这样说,是一个普遍的规律呢,是最普遍的事实。

所以说你练功,你练到一定程度以后呢,你自己可以自己拍一拍啦,打一打你自己的身体啦,或者是活动一下啦,你下意识的活动,当你越自然的时候,那么你的身体状态,也就恢复得越好。那这种结果,大家实际上都尝试过。既然尝试过啦,那么你为什么不把这种行为和状态去坚持下去呢。但实际上是怎么样一回事呢,在我们的现实中,实际上就是越修到后来,人的主观愿望、主观欲望、主观想法、主观的做法,它就越来越充斥在这个中间,它越来越多。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呢?就是因为我们的观念里面,缺少一个对道体的一种统一认识。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就是因为不理解他,但是我们又要追求他,你不理解他又要追求他的话,你在这个中间你犯不犯困惑呢,犯不犯迷惘呢,我想这是难免要产生的一些事。这个时候你如果说回过头来,就象古人所说的一样,你把道德经、阴符经,象这样非常简单的一些古代的修炼的经典,你把它看透,你首先要知道,古人他到底说的是一个整体意识,怎么样完整地表达出来的。你把这个问题搞清楚,那么剩下来的问题呢往往就不难搞,说通俗点就是不难进行啦。

练气功啊很多人在入魔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的目的和原则不明确,而单纯地追求欲望,我想大家都可能看到过这种情况。象有很多人入魔啦,入魔了以后呢实际上是因为人修炼目的和原则不明确,而去追求了欲望的实现,有的人呢甚至自我伤残,有的甚至毁灭生命,这些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些实际上就是全身心的细胞当他在得到能量的支持以后,当他在得到能量的支持以后呢,他就会活动起来,活动起来以后呢,如果说你的主观意识又想控制他,你又想回过头来又想控制他,这个时候你的主观意识就控制不了全身心的细胞朝着一个方向运动。那么只有人的潜意识,他才能够控制这个问题,同时呢你主观意识又要抱着怎么,非常清静、无为的这种状态,你才能够配合潜意识的这种指挥。但是在一般人的修炼过程中,他往往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就是人一旦全身心的细胞他一旦产生了这种效应以后呢,人的思维这个时候基本上它就被打乱。打乱是什么意思呢?打乱就是因为能量集中了以后,他就向统一的方向运动。这个统一的方向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

能量他就要向一个统一的方向运动,他就向大脑里面运动,这是不变的一个真理。为什么不变的一个真理呢?因为能量实际上是处在下面的,就我们人他的身体的能量他是处在下面的。下面的能量他为什么要跑到上面来呢?说简单一点吧,我们总以为我们的手很有劲,到底是手有劲还是脚有劲呢?那肯定大腿有劲,是不是,所谓胳膊拧不过大腿,我想胳膊肯定是劲儿小,那个腿呢肯定劲儿大,因为腿它支撑人的整个身体,那么实际上人的结构也是这样的,就人的身体里面,他的肾脏的能量是最大的,肾脏的能量是最大的。肾脏能量就支撑了全身的那种平衡,人百分之九十八都是水,你想这个水的平衡有多重要呢。但是我们人,往往以为我们的这种力量都是由大脑来控制的,噢都忽略了这个问题而以为是大脑在控制,大脑最有力量。实际上大脑有没有力量呢?大脑也有力量,但是那个力量呢它不能超常,它不能超能。它不能超常也不能超能。它为什么不能超常不能超能呢,就是因为人的大脑啊,它一旦有了后天意识以后呢,它基本思维的方式就他定型啦。那么靠什么东西来激发它呢?就是靠肾脏里面的这种能量。

这种能量呢原来也讲过,讲过好几次啊,它就是因为要进入到大脑里面去刺激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一刺激,然后呢把先天的控制部分它要激活。激活是什么意思啊?激活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大脑体系里面,他就有一个先天的东西。这个先天的控制系统和后天的控制系统,他是不一样的。先天的部分尽管很小,但是他的能量却非常大。所以说人的大脑一旦先天的部分被激活以后的话,一般他的能量就要远远地大于常人。噢这个东西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内药,内药啊,就是药物的药,药物的药,就是这个药一旦进入到大脑里面去,他就会激活人的大脑,然后去指挥人的身体释放怎么,释放绝大部分的潜能。这个潜能实际上一个方面,是属于自己力量或者是能量的增高,另一个方面呢,他还包括人的大脑的激活。实际上这个大脑的激活呢他非常重要,他这个重要到什么程度呢?你比方说象我们普通人,普通人我们的大脑使用的效率是多大呢,我们普通人对大脑细胞的利用效率只有百分之三,只有百分之三左右,甚至有的人还不到百分之三,一般只有百分之一点几,最多不超过三。能够超过百分之五的人,这种人就基本上算是天才啦。

但是这个药,我们所说的这个药,他起什么作用呢?他起的作用就是要去激活你大脑中的怎么,大部分细胞,大部分。我想这个道理,一讲呢大家肯定容易领会。人的大脑中的大部分细胞,他靠别的方法他就根本做不到激活。为什么做不到呢?因为你的大脑皮层所利用的部分,他只能够占到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左右。这个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实际上还是比较聪明人,他才能做到这一点。就大脑皮层啊,你再怎么弯曲也好,再怎么深的沟回也好,他永远的跟那个中心的那一部分,还是有区别的,他这种区别呢,就形成了人的表层意识对深层细胞的这种开发的阻碍。这种阻碍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就是这种阻碍你不得不承认他,你要想激活深层的细胞的话,你要采取什么办法呢?用其他的所有的办法你都根本达不到这个目的。我记得看过那个《黑客帝国》,里面怎么激活呢?就是在你的大脑的这个地方,这个玉枕穴这个地方,插进一个非常长的钢针,那个钢针呢又连在电脑上面,然后呢用电脑呢,强行地往你的大脑里面输送信号,这是文学家的幻想,是不是,这是文学家的幻想,但实际上呢,你想那个大脑里面能够插进那么深的一根钢针吗,那一插进去不去求呢那才怪呢。所以说他在这个时候深层的细胞,他只有靠自身的,自身的物质去激活他。自身的物质是什么东西呢?实际上就是肾脏里面的精华。这个精华实际上每一个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个物质的流动,他并不是说一定要到你激发以后他才流动的,你平常他都在流动。流动啊只不过是这个份额啊,这个份额他非常小,就是这个量啊,量化的一面他非常微小。但是你如果一练功,你就会发现,你这个量化的部分呢就非常强烈啦。你比方说大家感觉一下,现在这个气呢是不是已经走到你腰眼的上方了呢。

大家摸一摸自己的腰在什么地方?最软的地方、最痛的地方,平常最不舒服的那个地方,它现在已经走上去啦,就是已经上了那个位置。这个地方,就到了这个季节的时候,它特别感觉到难受,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的气啊都拥聚在这个地方啦。一拥聚在这个地方,他就感觉这个地方非要调整不可。所以说这一段时间,你比方说大家一打坐,就会感觉到很舒服,为什么呢?你一打坐啊,这个通道啊它就会增加,而且这个地方呢它有个特点,就人的腰椎啊,你比方说我们骨头,我们骨头呢你如果说看脊椎骨的话,它往往就是这样的,这是尾椎骨,这是腰,然后呢这是胸,然后这是颈,这是脖子,它就是这样一个状态,所以这个地方呢它最细,它最细,所以说这个东西呢,它由于最细,它这个通道非常狭窄,一到这个地方呢就容易堵住,一堵住了之后,你这个肾脏里面的精华它肯定就上不去啦,一上不去,人就怎么。你比方说,打个另外一个最简单的比方,人呢他在担重东西的时候,他为什么老容易闪腰啊,不闪别的,老闪那个地方,就是因为那个地方负重太细,同时呢它那个气啊,就说你要用力气的时候,你那个气啊肯定要从那个地方啊强行地穿过去。但是穿过去呢,它那个地方通道又很小,所以说当它一发生阻止以后,人那个气啊它过不去。一过不去呢,他这个力量他就不协调,不协调。一产生不协调这个感觉的时候,这个时候,他那个气血,说通俗点就是不够用啦。一不够用,那么他的肌肉之间的那种平衡性它就丧失啦。一丧失,哟人就扭住啦。一扭住,实际上肌肉这个时候就容易受伤。这个受伤呢实际上就是因为不平衡造成的。

所以我们在分析这些事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就要注意到,我们气血的流通量这个东西它很重要的。大家别小看这个问题噢,别小看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本身肾脏里面的能量在进入大脑的时候,它本身这个过程它是由量变到质变的,由量到质。量到质是什么意思啊?量就是说它一开始是一点点地走,一点点地走,就象那个河床的冲刷一样,它日积月累,它每天从那个地方你有意地过,我们练功实际上也是这样。如果说你的主观意识,你主观你每天就按那个时间,非常准确地去打坐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一个效益,这个效益就是什么,叫无意识。无意识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你在那个时候,你已经养成习惯呢,习惯成自然嘛。这个自然是什么意思呢?自然就是无意识的这种状态,这就自然。所以说你无意识状态以后呢,你特别容易产生效应。怕就怕什么,怕就怕你今天炼一下,明天休息一会,啊后天又记起来啦,再练一会是不是,这样他就形成不了无意识的状态。形成不了无意识的状态呢,那这个事物他调整起来呢,他就没有先天的那种信号。为什么呢?就因为他没有一种完整过程,这个完整的过程实际上就是说,你从头到尾要培养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呢实际上就是导致于自己民以自化的基本趋势。

民以自化他自己化啦,他为什么要你主观意识去导引呢,主观意识在这个时候起什么作用呢?主观意识实际上就是说你安静下来,你每天就按那个步子去做,然后呢他自己慢慢地就会积累,积累这个东西到协调的状态。一旦这个能量它达到一定状态以后呢,它就开始冲刷这个宽度,就是你腰椎这个地方的宽度啊,它就慢慢地冲刷宽了。这个中间实际上还体现了一个过程,这个就叫再造。

大家不要小看这个问题噢,就是你一开始练功的时候,如果说你没有再造的这个过程的话,你根本都不知道,噢这个事物他是变化的,你总以为你骨头已经长成型啦,不可能再改变,你如果这样去想的话,他这个再造他就停止啦。但如果说你把这个想法处理以后,你就知道,噢我这个腰椎这个地方很窄,是不是,我让它洗宽一点,这个气呢它就会通过得多一点,同样你这个到了上面也是这样,因为玉枕这个地方也是这样,也是属于。因为我们人身体中间有两个关是最难过的,一种就是尾闾,一种就是玉枕,这两关是最难得过。你如果要是想你练功有成效,这两关你肯定怎么,你都要吃点亏。都要吃点亏是什么意思啊?你比方说你打坐的时候,你打坐的时候你要放松,你要松静自然,你要松静自然,你就会发现一个问题,你的腰那个地方我给你说,它是最难放松的,你总以为你已经放松啦,反正你腿子一盘吗你不管它啦,是不是,啊你让它就是说它怎么摆,那是它的事,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想法。

就是我刚才画的这个图形,你别看它这样弯曲,你现在要想办法既要让它在这种垂直的状态下摆好,我说的是既让它在垂直的状态下摆好,同时呢你用内在的感觉你感觉一下,看你那一个环节的肌肉还是紧张的,你就会发现,就是你放松放松,你放松从头到尾捋一遍,然后你再从尾到头是不是,再捋一遍,就从下到上、从上到下,你来回地用思维去观察一下你每一块肌肉,当然我说的是观察,实际上是种感受,你感受一下看那一块肌肉还紧张,你就会发现,哦当你的感觉还没有进入的时候,你根本都发现不了你那一块肌肉是紧张的。但如果说你用很深的那种感受,你深入进去观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这个时候身上啊,我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地方它是紧绷绷的。当你放松到这个状态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眼前呢,他就模模糊糊的,他就有光啦——大家不信的话,下去就可以实践——啊他就模模糊糊的会有光啦。

为什么呢?因为我这个地方所说的松静自然的这个松啊,实际上就是说他很难以做到彻底,彻底啊他很难,就是因为他受这个信号的影响造成的。他既然受这个信号的影响,那么实际上就是说他还受这个形体的惯性的影响,因为你已经平常把它摆惯啦,你比如说象我站着的时候,我一站,我屁股肯定是翘的,然后我腰肯定是往前面弯曲的,是不是。我想这个动作它是人这种存在所决定的一个形象,他这个形状一决定了之后呢,你要想通过打坐啊把他调整到休息的这种状态,我想无非就是说你要感觉加深点,你感觉加深一点,然后呢再去从形体上尽量地放松。你一放松,哟这个信号他就知道,哦你对这个信号已经没有强制性啦,你不是为了强制性,不是为了不强制他,是不是,不是为了强制性而去调整他,而是为了放松他,尽量的让他释放信号的这个过程呢,不去干扰你的思维的这种安静。你这个思维一旦松下来以后,形体松下来啦,你这个能量啊我给你说,它就很快地从下往上走啦,一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给你说,它多多少少都要进你的大脑。这个是人的大脑的话,它多多少少都要穿过大脑进去一点。一进去点,人这个时候他就容易受到激发呢。激发点在什么地方呢?激发点就人的前额这个地方。人的前额它一得到能量以后,它就会自动地调整它自己接受信号的这个状态,这个状态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的光。

有很多人吧,练功练了一辈子他都不见性光。不见性光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松静自然这个过程呢他没有做好。他没有做好是什么意思呢,就说他很多这个过程呢,他都是没有自觉造成的。这个自觉实际上在这一章里面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就是说你做这个君主的,你是你身体控制的中心,你既然能够控制他,你要去理解他,你也知道你自己不能全部地去提升他。提升他就是说激发他的潜能达到最完美的这个境界的话,你既然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你为什么还勉强自己做那些个不应该做的事呢。所以有很多人鼓捣有很多的功法,我这个地方不是讲的功法,我讲的是功理。我讲的是功理就是说,大家只要理解了这个问题呢以后,就知道噢我们的潜能是怎么样被激发出来的。当这个东西一进大脑以后,它首先就激发这个地方,然后激发这个地方,实际上就是人先天的控制部分,它不是后天的控制部分呢。

后天呢实际上就是人的左右大脑半球,它每个区域呢它都有自己分配的,左手一个区域,右手一个区域;左脚一个区域,右脚一个区域;耳朵有个区域,眼睛有个区域,它每一个区域我给你说,它都划定好的。划定好了以后,它到底怎么协调呢?医学家他没有说这个问题,科学也没有说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个协调到底靠什么协调啊,真的靠大脑协调?要是靠大脑协调的话,大脑中间的细胞就要打架啦,是不是,因为大家都想争的一杯羹,你也想控制这个身体,我也想控制这个身体,那谁来控制啊,那不乱套啦?实际上这个乱套啦就是说,他控制的中心他不在大脑里面,他在心脏里面。心脏里面发出来的信号呢,然后给大脑一个指令,然后大脑的中枢神经呢接到这个信号以后呢,他就会去指挥他每一个区域里面的这种活动,他的协调实际上就是我们的先天运动的结果。

但是我们先天的运动,和后天的意识之间,实际上就是我们心脏里面是先天,人的先天就是人的大脑一旦这个地方被激发以后,人的先天他就得到补助啦,他就会除了激发这个地方的超感觉功能以外,他还要起一个作用。他还起什么作用呢?他就还起打通天道的这个作用。就人呢这个中线呢、黄庭呢他有个中线,就我们所说的黄庭线,黄庭呢这个中线呢他起什么作用呢?他实际上就是说,从全息的角度上来说,你比如说就象我们这个地球啊它有个黄道一样,是不是,实际上他这个人也有个黄道。那么这个黄道一旦产生了之后呢,他就是最捷径的真气通道,这个时候呢,外面的真气它就会自然而然地通过人的大脑,就进入到人的体内,你想把它凝聚在什么地方呢——大家觉得,应该把它凝聚在什么地方,这个进来的真气?凝聚在肾?啊就是上一次已经讲过了的问题——就是你的小腹部的丹田。为什么要把它往这个地方凝聚呢?就是因为它是外在的气,外在的气属阳,听见没有,外在的气属阳。阳呢他就要把它送到阴的地方去,因为它进内部呢,是不是,一进内部以后呢,内部呢实际上这个是具体的形体,具体的形体呢也属阳,所以说你如果说把它往上面送的话,那肯定是不恰当的,为什么呢,因为上面属阳了,它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下面。放下面丹田这个地方,它是一个虚的,上次已经跟大家讲过啦,它是一个虚空的一个地点。

那个虚空的地点就是因为它有很多的特征:第一它是人的重心,第二呢它是人的黄金分割点,第三呢就是因为那个地方它没有其他的脏器,它有一个脏器那就是人的小肠。但是这个小肠这个东西呢它很怪,是不是,它很长很长,在上面呢通到人的上腹部去啦,它下面呢它一直通到人的大肠,大肠呢又在人的小肠的周围盘着,所以说它跟大肠之间的关系呢,它可以这样说,它就说明明大肠应该是,说通俗点吧,就是说和它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么说呢,就是由于这个小肠它太长啦,它太长了以后呢,作为它在腹部里面盘,盘旋的时候呢,实际上它这个规则啊它是没有明显的那个方向啊,或是位置啊。因为有时候你运动的时候,就是它的位置啊不是确定的,就是它在腹中的位置啊它不是很确定,同时呢它的某一个点它也是模糊的,按我们的说法的话,它有些模糊的位置的状态啊,也就趋向于这个虚的性质。这个虚的性质呢实际上他就最容易凝聚,最容易凝聚外来的真气啦。外来的真气送到这个地方以后,实际上它不是为了别的目的,是为了储存,就是能量这个东西,能量他送到体内以后,他要储存起来。

他要储存起来起什么作用呢?就要和你自己身体内部的这个能量,要发生共振。然后共振以后呢,他还要进行调整。这个调整呢就是说,他经过共振以后,内外合一,然后去调整你其他的器官呢,或者其他的运动神经呢,然后呢达到人整体的协调,然后进入到一种新的生命状态中间去。这个实际上就叫,就开始聚丹。这个聚的过程,人的大脑到底在做什么东西呢,或者说人的大脑里面的主观部分在做什么呢?人的主观部分他只是在想象。只是在想象,我这是在给大家分析一个非常关键性的一个功理哦,他只是在想象,那么这个想象他按什么东西去想象啊?我们明明知道那个地方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小肠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是不是,但是这个地方它为什么有气啊?为什么有气啊?实际上就是因为我们的想象在起作用。

象我们中国人呢一般把这个地方想成一个鼎,象外国人呢一般把这个地方想成一个笼子,象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少数,就说每一个功法,他每一个地方的想象他都不一样。他为什么要用这些东西去代替他的那种思维呢?就是因为人的主观意识,他最起码来说建立一种观念,这个观念呢就是要知道,这个观念符不符合自然的变化规律,这个是很关键的一点。当你符合自然变化规律的时候,那么人的这个吸收进去的真气呢,它就和人的体内的这个真阳,他就糅合在一块,那么它就固定地在你的想象里面。固定在你的想象里面,你这个想象呢又是符合自然观的,这样就无形中就形成了你后天和先天的吻合。

实际上那个东西是不是那样的变化呢,这个东西是不是这样的变化?这就是人最关键性的地方。关键是你靠你想什么,如果你想岔了,你想岔啦,那么他的结果就岔啦。你没有想岔的话,你按自然的规律来,那么他就要你这个规律去塑造。你塑造的东西到底什么东西呢?塑造的东西实际上就是再造的因素。作为你要再造自己的生命,你只有一个发展方向,就是你的想象要符合于自然,就是要符合自然,你如果要是不符合自然,那么他就要捣你的鬼,他最后甚至要摧毁你的生命。

有很多人他生命在修炼的时候他终止啦,或者夭折啦,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不符合自然。这个最符合自然的一种问题呢就是说,就是你的求生欲望啊到底起什么作用问题。“民之轻死啊以其求生之厚啊,是以轻死,”这句话你别看他说得轻巧,以其求生之厚啊,是以轻死,这个轻死到底什么原因呢,实际就是你给他输下的信号太过于求生啦。实际上作为这个民生来说,作为民他这个事物来说,就全身心的细胞,他是非常自然运作的,这个自然运作根本都不需要你主观意识过度地参与,你过多的参与,你想你非要他达到什么样什么样的程度,你这个就叫给他一个求生的信号。你这个求生信号越是厚,他实际上他背的负担呢,他就是越重,他这个负担呢就越显得重。这个负担重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你每天在想拼命地去指挥他完成某些任务。这个负担看起来你好象只是想一想,但实际上你破坏了他这种自化的运作。

所以说老子在道德经里面他始终都反对人有为的去造作。他反对的目的是什么呢?他反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这个生命能够足以自化。就你生命的自化呢实际靠道性支撑的,这个道性支撑就是你要明白这个道理,就是你身上的这个神呢,他肯定是要要求出去的,但是他有个特点,就是你人这个肉体还活着的时候,他出去他才有意义。等你这个肉体死了以后,他再出去他一点意义都没有啦。这什么道理呢?这就说明他要符合于自然,要符合于自然。这个自然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自然就是说他造化的过程,他就要生生之至,生生之至,他不叫生死之至。生生之至就是他你在生的时候他就已经出去啦,他也生啦,这个时候双方都得益,是不是,就是你的肉体也好,或者你的信号也好,他都得益。得益于这个东西呢到底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身体这个时候要进化的话,你也可以借助于你这个整体的信号,尽管他已经属于道里面的信号啦,他不属于你个人,但是他跟你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那无非就是一点,就是你主观意识你不能纵,不能纵,你主观意识要继续修,你不纵的时候,那么你这个时候就能够和他保持一定联系,然后呢你再回过头来,你对你自己身体又可以得到完整的调整啦。

但是呢问题不是这样简单的,就是在你前一个阶段的时候,当你元神还没有出去的时候,你未出元神的时候,你未出,这个时候那怎么办呢?他整个过程呢他是相当,说通俗点,相当复杂,他是复杂,但是呢难不难呢,我就想问一下,他相当复杂但是难不难呢?(笑)不难?这是感觉问题,总感觉这个事情的确不难。的确是不难。但是复杂如果要是难的话,啊复杂如果要是难的话,这个事情的操作呢他就几乎不可能啦。他复杂但是他又不难,他为什么复杂而不难呢?他就是因为有先天这个完整的东西他在操控,这个完整的东西,就是他是个道性的整体,他在操控这个事,所以说他一般他是不会难的。但是问题就来啦,如果说靠你主观意识去操控的话,他就难上就加难。所以说接下来这句话就是这个意思。

夫为无以生为者,就是你不在生存状态下的时候,你去有意地去鼓捣自己生命的话,你完全没有这种过度地操作,没有完全过度地追求,完全没有这种过度的长生不老的是不是,这种欲望的话,也就是说如果要是你的主观意识具备的我上面所说的完全没有这个状态的话,那就是你就贤于贵生的这种人,最起码来说,你就是一个优势者,最起码你是一个优势者。是贤于贵生呢,就是有很多人过于保养自己的身体,总以为这样能够做到长寿,但实际上这种长寿如果要是按前面这个定义的话,这是无以生为者,夫为无以生为者啊,是贤于贵生,说的就是这种意思,就是你不是有意的在思想上树立个人的一些想法和目标的话,那么你在养生的方面所得到的结果,我再打个简单的比方。当初殷老师在练功的时候,她真的想到长生不老啊,她就想都没有想到长生不老,结果这个神他就跑啦。这个神为什么要先跑?是不是,因为神他知道,这个机会难得,我给你说,他抓紧机会。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怎么叫闭关呢,大家都肯定以为闭关这个事都是有为的,是不是,闭关的概念是什么?肯定都以为是有为的,实际上他真正是一种彻底的无为,很彻底。我在这讲个现状,你比如说那个时候,她已经不能出门啦,她的的确确不能出门呢,根本都走不了,为什么呢?一走,扑棱就到了,她不是病啦,她而是你一走到门口,腿子就软啦,哎你一走到门口腿子就软啦,你说你怎么出门啊,他根本都不让你出门,你想多说句话呢,哟你开不了口;你想多做件事啊,你手拿不起东西来,我看你怎么办。我想如果说当时我没有这个实践的话,我肯定不相信这一点,是不是。

我一看,那你就在家休息吧,我说我帮你去请个假。结果我一走到厂里呢,正好遇到那些厂长们——因为我那个时候已经调离那个厂了,调离了两年,所以说,领导关系呢还认识我——一看我来了:小熊你今天有什么事?我说,哎呀,小殷那个情况有点严重呢,现在恐怕难以上班。他说,怎么啦?哎呀,是不是练气功练的?我说是的。是不是走火入魔啦?我说可能有点那个情况。哎呀,那应该是不是及早地处理啊。(笑)那些厂长们他们就这样说。我想我把问题说得严重一点,他可能心里有点同情心呢。果然不错,那些厂长们真的有同情心呢,当时就开了会,同意让她留职停薪吧。但是她没有停薪,她关键是经过当时的办公会讨论以后啊她没有停薪,每月就发她多少块钱呢,就发她108块钱。这是我去办的手续。就当时我一说,厂长们马上就开了会,然后定下来了,每个月呢就给她一点生活费。你看,我想这个思想啊,到底这些厂长们的思想到底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反正他们就这样说,就走火入魔啦,要照顾一下。后来她一直把这个钱拿到什么时候呢,拿到1999年。那个时候,她这个人已经怎么,可以这样说全国的三山五岳,她已经走到啦。就在她拿着这个钱,已经在外面活动了这么多年,厂里也没有想着要她回去。这个时候厂里已经基本上快倒闭啦,现在厂已经卖了吗。

但是呢到99年的时候,就奇怪的一件事呢,就厂里有个同事,那个时候基本上其他的人呢都已经回家去了,都已经停薪呢,都已经下岗呢。那个同事呢正好原来跟我们的关系还比较好,又是街坊啦,住在隔壁,突然就来啦,而且说哎呀,现在厂里正在办退休,因为有人可以退休啦,他就想起来呢,他说那个殷晓鸣呢,原来是幼儿园的园长,待我的孩子还不错,我去通知她一下。他找了很多同事啊,打听了我们家的电话,结果一打呢就打到殷老师那个地方去啦,他说哎呀,现在有退休,你想不想办呢(笑)。她一听是想退休啊,那谁不想办呢,是不是,要不然的话,现在还拿108块,结果她就办了退休,现在就享受退休工人的待遇。你说象这个过程实际上就是什么,这个闭关的整个过程实际上就是非常被动的,就是他限制你,要进入无为,同时呢他又让你得到相应的,按我们的说法就是福利,啊就是他不会亏待你。那就是他走啦,但绝对不会亏待你,这就是天道。

这一章的意思噢基本上就是这么多吧。实际上在人炼神的整个过程中,一直都有这样一个争执,就是说关于性功和命功的争执,命功和性功的这种争执。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这两个问题的。所谓命功,就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强调这个命的修炼,用各种各样有为的办法呢,使命呢得到一种升华,这是一种修炼方式。什么叫性功呢?性功就讲究觉悟,就说你这个人的思想啊要达到很高的境界,然后呢使你的性命呢,两者都达到一定的状态。当然为什么要性功先走命功在后呢就能够达到一定状态呢?因为这样安全一些,所以他就讲究性功,先觉悟吧,然后再成仙,我想这是我们原来提倡过的一种基本道路。这个大家一定要记牢,先觉悟,然后再成仙,这是一种基本道路。不要违反这个道路,你违反这个道路,我给你说,这样你非常危险的。当然你炼命功是不是也可以达到一定境界呢?可以,但是你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的福缘、你的德性以及你的功德,这三点他是很重要的,就是你的福缘,你有没有那个福气,你本身命里面有没有这个,可以这样说有那个八字,人家一看就知道,噢你这个本身是修仙的料,然后你德性里面你积累的经验够不够,如果你德性里面你积累的这个信号不够的话,你走着走着是不是,你即使有那个象,你即使有那个修仙的命相,但是呢他往往人世间的这个干扰他太重了,听见没有,它是意想不到的,这个时候还是因为什么,这个积累得不厚实而受到破坏。第三点,那就是你的功德。你的功德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你最起码来说你要立志。立志立一个什么志呢,就是你在人世间修吗,你不是为了自己修,你不是为了自己修,你最起码要立这样一个志。你如果要是为了自己修,你这个命功我给你说,你也练不好。当你这个炼命功你炼好了又怎么样呢,炼命功炼好了怎么样呢?就是比人家多活几年,就是比人家多活几年,然后呢你的阳神,我们所说的阳神,就你出一个阳神,活个三五百年,充其量四百五十年,充其量四百五十年。但是到了那个年纪,你的神又化了,你还得到人世间来又得从头开始。这什么道理啊,这就是因为人的信号系统里面他有很多阳性的东西,他是有定数限制的。而阴阳合一的东西,他是没有定数限制的。实际上这个道理大家能够理解。所以说你要想练功,你要想修炼好的话,你一定要怎么,修道,唯道是从啊。所谓唯道就是性和命两个方面,你都有高的造诣,都先从性功开始修起,然后修到命功里面去,先阴后阳,然后呢你就知道这个命功的造诣呢他并不是有为造成的,而是无为造成的。所以说老百姓希望你能够怎么,彻底地无为,那么你这个身体就容易治理啦。

不知道讲清楚了没有,这一章?讲清楚啦,有没有什么问题呢?要积极地想问题,不要被我牵着鼻子走,实际上我在讲的过程中,有几次我都已经怎么,思想上已经,可以这样说出现障碍啦,但是往往大家没有注意。下面接下来呢就把这一章的基本内容给大家总结一下。七十五章第一个问题讲的什么呢,就是讲的:

第一点:君重民则国兴,重己欲则邦亡;

第二点:民适君则乱,君适民则返;

第三点:君逼则民乱,恬淡正道宽;

第四点:有为民难治,无为民不治;

第五点:贵生莫若无欲,长生无为最难。

我这个一直都奉行这个原则,尽量地用一些比较简单的语言,同时呢也比较对称,这样有利于大家自己去感受吧。给大家再解释一下噢。

第一君重民则国兴。君重民则国兴,君如果要是重己的话,重己欲的话则邦亡。我想这个道理,这个我们人世生活也是这样的,就是你欲望太放纵啦,你身体迟早都要被自己歪摆,摆死,所以现在你看一般中年人死亡的上升率啊明显地增高了,是不是,不知道你们这个有没有同感,就是社会上中年人死亡的现象一般增加了。这就是因为在身体从那个青壮年进入中年的时候,他这个过度于,第一是重欲噢,第二呢就是重己,重己就是重于养生,你别看他那个养,但他养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去重欲,所以重欲以后呢一般他这个国家他就崩溃啦。实际上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这样理解的,你比如说关于重己欲一点的话,你比如现代人,自从我在宽带上上网以后,我就看到了每一个网页上,可以这样说,你就是非常健康的网页,他就要给你插上很多非常UU1001词语替换的广告。这说明什么道理呢,说明现代人们已经不把这个东西当着是什么,非常严肃的问题,而是把它当着儿戏。说通俗点,就是我们所说的低级趣味,是不是,低级趣味的东西现在到处充斥着,充斥着是什么呢,实际上就是重己欲呢。所以你看那些人,他本身一到中年以后,他本身应该注意养生,应该克制己欲,说通俗点就是应该下降自己的那种情欲的,但是相反的怎么,重欲。他以为那个养生,你比如说你吃营养,只要把身体保住了就行啦,但他缺乏了一个问题。缺乏了什么问题呢?就是我们的神呢,他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的,很多人他根本都不承认这个东西,只知道噢我的精神好,但是你精神好,你这个潜在的神怎么样呢,噢潜在的这个神他已经被重欲啊,它把先天的这个精华呢,已经提前消耗光了。先天的这个精华呢他跟后天的这个精华他是不一样的,后天的精华说通俗点,就是你这个身体长成以后它基本上就成型啦,啊它就象个空壳子一样,也就象个空房子一样,他只是个房子而已。但是里面住的到底谁呢?里面住的是先天的精华,这个东西你千万不能伤害,你一伤他,你整个命运都变了。命运变了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这个先天精华没有的时候,你后天的房子你怎么支撑得住啊,说通俗点,没有这个主人,你这个房子两年就颓败了。象这种情况就是属于重己欲。

那么君重民则国兴,那怎么回过头来再考虑这个问题呢?就是你这个心君你怎么去重民呢,噢重民还是要从刚才讲的那三点角度,第一点我有三宝啊,一曰慈二曰俭三不敢为天下先呢,就是这个君王,他为什么这样想,他才有重民的这种可能性呢。比方说慈就是对老百姓的身上你要去爱惜你自己,我不是提倡三个原则吗,爱自己,然后爱社会,爱自然吗,就是你爱自己这是个前提,这是你爱的这一面,慈爱的这一面。二曰俭,就是你越俭啬,你的信号分布到这些身上的时候,就分布到你自己身上的时候,你就觉得你什么东西你都感觉得很舒坦,你什么东西你都感觉得很舒坦。你比方说有很多人,他现在过度地消费,一双皮鞋可能要一万多,当然这是打比方,你穿着那么贵重的皮鞋,你要是碰一下、蹭一下,我给你说蹭伤一点,你心里就要疼半天,你说到底伤了你的老百姓呢还是伤了你的皮鞋呢,实际上是伤了你的老百姓,是不是。就是你这个老百姓你根本都没有得到重视,而你重视的呢是你的皮鞋,就你消耗了外在对象,你外在对象你消耗啦,实际你的注意力呢你就不会在身体内部而在外在的这一面。所以说当你的消耗,就是你越俭啬的时候,你相反的你所获得的身体的协调性呢就越强。当然这只是我从个人的角度而去判断这个问题。那么这个国啊他的兴亡是由这个君主的这种第三点来确定的,那就是说你要知道你这个身体的重要性,什么东西你都不要走在你身体的前面,要观注他,就是后其身而身先的意思。

回过头来我们再回到前面讲的那个重要的观点里面去,为什么要联系起来呢?就是因为你真正要想理解这个民,或者是真正地统治好这个民的话,你只有后其民,而不是先其民,就是你要处在民的后面,你这样让他民以自化,然后呢你再根据他自化的这个过程呢,调整你的合理的自然思维,然后呢你的国啊必然兴旺。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民适君则乱。就要老百姓呢强制性地去适应你主观意识的要求啊,他就要生乱子。为什么要生乱子呢,你想怎么想,你就把他怎么整,你说你这个身体适应的了吗。打个简单的比方,你老人,你说哎呀要做健身运动啊,你每天在那个健身机上扭去扭来扭去扭来,结果有一天,我们那个街坊就是这样,每天出去扭,但是他就不知道,你每天扭你不一定知道每天内气每一天的运动状态,那一天呢,他可能起早了一点,一扭,哟把腰给扭了,扭伤啦。我当时看着了就觉得很遗憾。为什么很遗憾呢,就是老百姓呢当他想养生的时候,他过度地求助于外在的运动,而很少去重视内在的运动。这就是我给闫工平常经常提到的这个问题,年长的人他要注意内动。这个内呢是要动,而你的形体呢不动。内在怎么动呢?内在噢有你心动的那一面,就是你有心呢是因为你怎么,你的经验足以让你懂得自然规律是怎样在运动的,你尽管有时候可能忽略了它怎么在运动,但是你可以总结啊,总结了那么他就使得你足够的经验去适应这个民。但是这个民如果适应这个君的话,他就会发生乱套的现象。君适民呢则返,他就会返回来,返回什么东西呢?返你的先天,就返到你先天的状态里面去。老子的思想一直都是怎么,崇尚于婴儿这个状态,他一直都崇尚于婴儿这个状态,他适应,他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状态的好处,但是有谁能够听得懂他说的呢,噢都听懂了,但是呢都做不到,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再回到婴儿的状态,思想上首先就有一个反对。所以这样呢,所以老百姓即使知道了他也做不到。做不到呢,我们修炼人做不做得到呢?

第三点:君逼则民乱。就是你要强制性地让他按你的方法去做,这个肯定是天下大乱肯定要来到的,你强制性地让他去适应你的这种领导的话,他肯定是要发生大乱的,那么恬淡呢、恬淡呢,你正道宽,就是如果说你君如果要是很恬淡自然的话,我说你真正的修道之路的话,你肯定就要很宽广啦。所以说不要强迫性的让你的身体去适应你自己主观上的要求,你以为你想的都是怎么合理的,实际上有很多东西它是不合理的,即使你从古人那个地方学到的东西,它实际上也是不彻底的。

有为民难治,无为民不治。就是你只要无为的情况下,老百姓呢他就根本不会在意这个治的问题,因为他本身求生、求平淡这是他一种基本的生存状态,他不会跟你政府、或者领导啊去有意地对抗。这个对抗实际上都是当官的他过度地放纵自己的欲望,他想多拿一点。那么我们人在修炼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如果说我们的想法超前啦,超前呢,你有为了,你总想把自己这个控制搞得圆满一点,你越是想控制,他反抗意识呢就越多。这个反抗的意识是什么东西啊,实际上就是这个知,就实际上是每一个细胞,我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它跟你的主观意识之间没有内在的联系。大家对这个结论不知道信不信?(笑)应该是信的。这个内在联系是什么东西呢?就是我们的主观意识和我们的全身的细胞,可以这样说,他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他只是潜在的信号,你比方说,我们说我们潜在信号关系是什么呢,是我们的心神。心神是什么东西呢?心神是我们大脑运动的中枢,心神是大脑运动的中枢,大脑呢又是全身运动的中枢。你所有的运动都要来自心神,那么这个东西,你的主观意识是什么呢,你主观意识实际上是附在大脑皮层上的一种障,实际上是附在大脑皮层上的一种障。可以这样说,大家要不信的话,这个障,你炼到一定程度以后它随时抹去都可以,要想抹去的时候,元神他只要信号一发出来,这个信号就抹去啦。象我们前一段时间说到的,黄芽白雪,为什么有白雪啊,实际上就是说这个东西他不抹,他重新组合一下。他为什么要重新组合呢?他目的就是为了利用这个下雪的这个过程,然后重新对你的大脑储存的所有的信息,大脑里面储存的所有的信息——大脑里面储存的那一些所有的信息呢,就是你在后天生长的过程中慢慢慢慢积累起来的,你一辈子所经历过的所有的信号——全部都给你重排一遍。重排一遍实际上就是说他尽量地按最大的压缩比,储存在一个最有效的空间里面,最方便的空间里面,随时呢他能够以最高的效率去使用过去信息。所以一般练功练到一定程度人,他一般智力最起码来说,比普通人他要强一些,这个强一些实际就是因为这个下过雪了的原因,就是他效率比较高。

第五点“贵生莫若无欲”。贵生呢,就是你想养生的话,你想把这个生命更好地珍贵起来,更好地提高他的效率,更好地使他长寿,你只有最好的方法就是无欲,没有欲望,负责长寿,负责长寿,这是一点。然后第二点,“长生无为最难”。求长生呢,人都想求长生,长生呢实际是无为最难,无为呢是最难得办到的一件事。有很多人就以为,这个无为吗就是什么东西都不做,他实际上他不是这样的,他既要做,他又不能做;做的呢就是理解,不做呢就是你不要去干扰他。你不去干扰你的体系,这样你的生命体系他自动的就有一个完成过程,这个过程就对我们来说,就是非常积极主动的一个,看起来是非常被动的一个过程,实际上他是积极主动的一个过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云雾草庄

GMT+8, 2020-11-24 01:08 , Processed in 0.020173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9 Comsenz Inc.

浙ICP备11004749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