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云雾草庄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645|回复: 0

[第七十八章] 实践道理就是修炼——正言若反——磨炼对人生进化是大有好处的事 [复制链接]

Rank: 4

小安 发表于 2009-3-30 13:58:14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知能胜,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故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

这一段话呢讲的就是关于水的特性以及修炼所应该把握的那种角度。水是一个什么样的特性呢?水的柔弱呢是天下有名的,它没有固定的形状,它柔弱至极,而攻坚强者呢却莫知能胜,就是说没有它不能攻克的地方吧,说通俗点就是它强,它强到什么样的程度呢,就象现代人们用水可以采矿,无论是采煤也好、采其他的矿也好,他都可以用水采,然后呢现在还发展到用水切割金属。金属你看那么硬,它都可以用水去切割,它什么道理呢?无非就说它的性质,它的性质它是以柔克刚,这以柔克刚它没有事,其无以易之,就是你没有什么能够跟它比过的,柔弱胜刚强,就说他至柔之事物啊,他能够跟最刚强的的东西打交道,啊就过去说水滴石穿也是这样一个意思。

那么这个事物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无非就是他的特性这样,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呢,天下呢也没有不知道的,也没有谁真正能够象水这样去行事。这个性质啊天下人都知道,但是谁去学这个性质呢,他没有谁去学,这就说明,这个事物他尽管很普通、很平常,但是往往他的性质呢人们都不愿意去学。这就说明人他这个负阴抱阳的特征,这种特征我想是我们不应该滋长的一面吧,而我们应该学水的这一面,柔弱而能克刚的这一面。柔弱他并不是说代表了这个事情,他不能站到主导的地位上去,他越是柔弱,他越是站到主导的地位上就越强。我想这样一个意思也就表达了人这个上善若水的这样一层意境。我们掌握了这种意境,我们就应该知道,我们的修炼如果处下不争的话,我们肯定是能够怎么跟那些爱争、爱斗、爱争荣誉啊、争名利啊、争地位的那些人比起来的话,肯定就更加容易成功一些。我们为什么不相信这一点呢。

“天下莫不知,莫能行”呢。天下都知道这个事,但是没有人去做,那只有我们修炼者去做啦。所以说我们修炼者去做,应该感觉到很自豪,但是呢又不能张扬,就是你不能彰显自己这种精神。这种精神不能彰显意思就说,你不能说你自己在往这个方向做,又去过度地去表达你自己的状态,你的表达实际上你又回到那个强的那一面去了,那就不是柔弱的这一面。

下面一句话:“故圣人云: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之不祥,是谓天下王。正言若反”。这个话的意思呢,从字面上解释:能够为了国家承受屈辱,才能赏识国家的君主;能够为天下承受祸患,才能称的上天下的君王。字面意思就是这样,这和前面那一段话的意思有什么联系呢?柔弱到能够承受一切的垢浊莫过于水,所以说往往能够承受国之垢浊的这样一种人,他肯定是配得上治这个国家的君王啊,而莫过于水的这种容纳污垢的这种能力啊,修的人如果能够往这个方向修的话,那么这个道也就在其身呢,说通俗点就是他的这个性质,也就足以能够使这个人有这种道性,也就能够在污泥中间而不被污染,污泥中间不被污染,就自觉地能够破浊身轻,破浊气对自己的影响而身处清雅、轻扬的那一面正气。

人呢,实际上就象莲藕一样,神也就象莲花一样,我想这个比喻在古代来说一直都是这样说的,这个说呢,我们就要知道,既然这个比喻他是存在的,那么我们人的精神呢也就是我们的莲花呢。我们的莲花怎么样,直接关系到我们自己本身性命两个方面的那种成就问题。所以说神和肉体之间这种关系肯定要注意到神。神修好了,那么这个莲藕他就有足够的交换,有足够的那个交换的条件。很简单一点道理呢,就是那个莲藕,它靠什么生长啊,如果它水面上它没有荷叶的话,它怎么生长呢?它肯定长不了。为什么呢?因为根据植物的光合作用,它肯定要靠阳光去吸收,吸收吸收来的精华,然后再去转换它从污泥里面吸收到的一种浊气。这个浊气呢最后不但没有影响了莲藕的生长,相反的帮助了莲藕的生长。这就说明我们人修炼也就取之于这个形象的这一面。我们人处在污泥之中,但是我们的精神呢却超越自己的现实。如果不能超越,那么你要想性命双修,达到很高的造诣,那就是一句空话。

这个超越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超越就是我们的精神一定要注意道性的那一面,要自己的思维方法要回到道性中间去思维,按照他的那种状态,去摹拟他。就象那个水一样,就要象水的性质一样,柔弱你莫过于水,但是人的柔弱呢,如果要是从精神上能够柔弱得象水一样的话,那么人的身体他就能够自动地得到天然之道的那种帮助啦。这个里面有一种例子,那就说一般人得了病之后呢,他就很希望自己的病得到排除,但是呢,如果要是人他能够随便地把病气就排出去的话,那不就说这个人他不会得病的吗,他即使得病他很快就好了。但是为什么说很多人他得了病之后,他不容易好呢?那就证明他身体上所吸收的这个东西,它没有被神所带走,没有被神带走,或者是他的神根本都出不去,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身体调好呢。

所以我们有时候练功的人,接触到一些病人的时候,我们自己本身就有感应。当你有感应的时候,你这个时候就不要有抱怨的情绪,你好象认为你自己替人家做了一点这样的冤哉枉哉的这种事,你就觉得好象很卑屈,好象划不来,如果要这样的想法的话,你就不符合莲藕的那种性质。所谓莲藕的性质他就是在污泥浊水中生长,这个生长的过程中,他在吸收这些病气,然后转化成为精华,这个转化成为精华实际就是自己肉体,它可以通过这种浊气然后得到提升,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望大家能够注意听。

为什么说他这个转化他能够在病气中得到转化和能够得到提升呢?这个道理好象说不通。你比方说,一个病人他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到噢他身上有什么病,同时呢自己身上非常不舒服,那个地方就象自己得了那个病一样。你比方说有个肝炎的病人,他来到自己跟前,突然自己肝也胀起来啦、也疼起来啦,隐隐约约就象很难受一样,越来越难受,哎呀这个时候就想,我怎么把人家的病气给感过来啦,真是倒霉噢,划不来,如果这样想的话,那自己一点功德都没有啦,同时呢你也把自己的天道思维怎么,丢到一边去了。这什么原因呢?实际上就说你在这种状态下,你应该感谢那个病人,哎呀这个病人真是帮我打通了这个通道,无形的这个通道首先打通啦,同时呢也给我送来这么多的我平常吸收不到的营养,按我们说法植物出来它就是肥料,而我们来说实际上就是一种营养啊。

为什么浊气相反的是一种营养啊?因为浊气它来了之后,它能够激发你的植物神经系统,然后给你大脑一个反射,这个反射实际就是你的条件反射,这个条件反射实际就是自己的免疫能力,就在这种情况下它不断地得到加强。加强了以后,第二次你再碰到这样的事的时候,它是不是也会疼呢,可能它就不会疼,但是呢它这个通道已经被打通啦。打通了以后就直接把这个信号转变成为其他的一种状态。这个其他的状态那就很多种呢,就是包括这个物质间的转化,再就是物质和自己神之间的转化,他双重转化他都能够进行啦。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感谢那个病人,而不应该去埋怨那个病人,同时呢我们自己如果说有意无意之间,有这么多很多的复杂的感受的话,我们自己就知道,噢我自己本身,尽管我什么事都没有做,但是我还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这就是人的修炼的一种基本的、基本的状态。基本的状态实际上在我们这个状态中间,当然一般健康的人多啦,象我们这个小环境里面健康的人多,象这样有病的人接触很少,是不是要有意地去接触那些有病的人呢,不是的。如果说你有意地去接触了,你主观的意念一动,那么你就落到有为的那种角度。有为的角度呢,你就有个想法,这个想法呢和潜意识的想法他就背道而驰,这个时候呢,你尽管想往好的地方发展,但是呢你潜意识却向相反的方向、往坏的方向调整你的机构、调整你的信号。你的信号呢这个时候他就不会自然的、按那个交换的方向去运动,而是往那个排斥的方向运动。所以他越排斥,他对信号越排斥,那么你越感觉到痛。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你的主观意识在吸收,而你的潜意识正在排斥。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主观意识和潜意识的这种存在的矛盾性。我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这种矛盾性,同时呢把这个矛盾性降到最低,就是你的主观意识你要无为,你不要勉强地去做那些所谓的好事。所谓的好事,实际上都是无为,他的效益最高,无为他的效益最高,而有为他的效率最低。

啊举了一个例子,书上呢举了一个例子。一般象我们接触了病人的浊气以后呢,象男的呢一般是从上面的通道开始走,就是有时候呢一感觉不舒服就想呕吐;但是女同志呢,一般就靠月事呢进行排泄,所以有时候呢,女性一般在月经到来之前,她如果说有些活动,或者是有些行为,就是说接触比较广泛的话,这个时候她就会发现,她自己那个排泄物里面可能就怎么,无论是颜色啊、或者气味啊它就过重,或者颜色过深,是不是,象这样的情况呢,一般是比较常见的,在修炼人中间比较常见。有了这种常见的情况以后呢,你就知道,噢我这个体内排出来的事物,和我的接触、或者我的这种环境是什么样一个关系。自己平常观察多了,心里就基本有数啦。

我说的这个问题,一般是比较现实的。但是有很多功法呢,它不是这样的,就象昨天我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有个女道友就问吗,她说在月经期间是不是能够守住丹田那个地方进行修炼。一般按传统的功法呢的话,就不能守那个地方,我说错啦,这个地方还是可以守,只不过是你目的呢你不是为了守住这个赤龙,把它断掉,而是另外一种目的,就是你要利用这个赤龙,它在运动的过程中所能够起到的积极效应,而不是注意它的消极效应。我就说你守住那个地方以后有什么好处呢,就是你在那个地方,你可以想象另外一种凝聚,因为它的这个排泄,人对浊气和浊物的一种排泄,他本身他先要凝聚,然后再排泄,那么你可以把这个方向呢往相反的方向去想。相反的方向去想是什么意思呢?就它既然有排泄,它肯定有凝聚。有排泄肯定有凝聚。所以说当你凝聚的时候,你如果就有一个具体的形象去在这个地方操作,那么你无形中就可以达到这个弥补,弥补你这个损了的不足的那一面。当然这个过程,它有很多的功法要求,如果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当时就说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发个伊妹儿过来,然后我们再单独地交换一下意见呢。

实际上就是我们身体中的阴性的物质和阳性的物质这种平衡,这个平衡他肯定怎么,可以进行交换呢,就是他肯定可以随着你的意念进行平衡,这个平衡就是你要利用你的想法。我们想象,有时候看起来没有什么作用,但实际上如果你持之以恒地去想的话,你每一次都是那样去想,你就会发现,你每一次都会有所感受。过去有很多人呢,他一般,特别是女性,练功的时候呢,一练呢她就斩赤龙,是不是,斩赤龙呢,甚至要练得怎么,乳房呢就象男的一样,说通俗点后来整个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哎人就修得象男的一样。这种功法在过去的传统丹法里面,它是非常注意的,而且非常强调的。实际现在呢按我这个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就把这个事啊就反过来看。我就说你不要急于去斩什么赤龙,你就整个赤龙不斩,你这个丹同样能炼。赤龙不斩你丹同样能炼。为什么丹同样能炼呢?因为你身上的机构实际上它是符合于道的,它不符合于道的话,那它根本都不能存在。既然符合于道,为什么在道中间不能生出一个丹法来呢!噢这个道理他就这么简单。

但是古人他为什么要那样去说呢?因为他把事情绝对化啦。绝对化呢是什么意思呢?因为过去古人呢一般女性她很少出门,她根本都不跟老百姓打交道,即使打交道也就是一个村里的隔壁左右的那么几个人,你说那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种干扰,在过去来说就是说,鸡犬之声相闻吧,老死不相往来,她也没有什么大街可上,也没有什么大的污染可承受,所以相对说来,她个体她一般都是比较清静的。她即使炼得很纯的时候,即使把这个修炼的通道她炼断了,她也不会产生不舒服的现象。

现在不同啦,现在整个社会到处都是信息,到处都是无线电波,到处都是信号的一种影响,人们的思维的影响,到处都是人,你就是在农村也是这样,到处都是不卫生的现象,到处都是一些不健康的一些人他在运动。这些人你稍微跟他接近一点,哟你这个身体,你只要敏感一点,就把他信息就感应过来呢。你感应过来以后呢,然后你身体又没有常年的通道——我说的常年的通道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身上女性的这个月经,它本身是一个非常宝贵的通道,但是你把它关闭了,你关闭以后,哟——她就没有办法排了。没有办法排,那么阴性的物质他积累起来,他在你身体中间就要作祟,最后就破坏你这个平衡,最后造成人感觉非常不舒服,甚至要病,病了以后还治不好。就你炼个丹,结果你最后还炼个病丹。这不是假话是真的,炼个病丹。为什么呢?因为实际上你凝聚的东西就是成了一个病的信息凝聚体,他不是金丹,是病丹。

这是我们现实,也就说现在提倡的一种与时俱行这样一种意思,就是任何事情,你要随着时代的进化和发展,然后随时地调整他的道性的那种意识,而不能盲目地把过去古人那种方法拿过来就用,好象我只要这样做,就肯定能够成功。实际你连那个功法的意义呢根本都没有想过,同时在实践中呢他没有吃过苦,没有吃过苦头,所以他就比较不出来。但是有人他吃了苦头以后呢,他还是比较不出来。为什么比较不出来,因为他相信古人相信得过头啦,总认为古人不会错。古人他也没有错,是我们今天的人呢他忽略了自己环境的变化,他忽略了环境的对比,实际上是今天的这个现代人他错啦。象这样的情况的话,就明显地说明,我们思考问题,我们办一件事,我们练功都要与当时的状态、当时的环境、当时的思想、范围这样一些情况去判断你所采取的方法,无论是古人的方法也好,今天人的方法也好,是不是符合这些现状的发展和协调。不符合,你就马上调整它。

哎!这是我碰到很多例子啊,所以说我把这个问题呢最后写到书上去了,其目的呢也就说提醒世人把这个问题呢,要切切实实要注意起来,不要盲目。就象那一天念的那个文章一样,是不是,那个杂志中间说那个女的,有几年都把那个月经炼断了。炼断了以后呢,结果她丈夫后来又回来了,同了房,结果后来月经又来了,那个专家就说这个可惜了。这个专家也是莫名其妙,那他怎么说这是可惜,这是很自然的自然之道,就她根本都没有炼断,没有炼断。没有炼断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个东西它从根子上它根本都没有断,是不是,它肯定有个根子呢,他如果说这个东西它没有根子的话,它怎么会产生这个外在的事物呢!表面上她好象几年它没有来,它只不过是内在转化啦。但是你一来呢,这个东西它本身和外在的交换它已经存在,你说你怎么认为她好象是可惜了呢,它是一种很自然的这种现象。那么如果要她真正炼断了,啊你就象老年人一样,你过了更年期以后,你月经一断,你看它还来不来?没有啦。为什么呢,因为她的中枢神经里面她没有这个激素分泌了,那才是真正断了。

所以说往往有很多事。我曾经看过《苦菜花》那个小说,就很感叹里面有件事,就是那个英雄的那个妈妈,到后来就怎么,因为有个烈士吗,烈士呢就留下来一个遗孤,这个小孩呢很小,还在吃奶。结果呢,又没有奶给他吃,其他的粮食又太粗啦,她没有办法啦。她这个时候呢就想了个什么办法呢,因为她年纪大了,已经五六十岁了,早就没有乳汁了,这个时候她就每天去按摩自己的乳房,结果后来怎么,反正意念所到啊,乳汁它又产生了。这是《苦菜花》中一个非常生动的故事,这是我小的时候看的。我对当时记忆很深,我想既然这样的事存在,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