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云雾草庄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578|回复: 0

[第七十二章] 以德修身——自爱而不自贵——身天下与社会天下有相似性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xuande99 发表于 2009-2-16 09:58:14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不畏威,大威至矣。无狭其所居,无厌其所生。夫唯不厌,是以不厌。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去彼取此。

刚才那两个字它本身相同,但是发音却不一样,前面一个字念压,后面一个字念厌。压呢就是说有那个压抑的意思,后面那个厌呢就是厌恶的意思。

这一章呢基本上也是接着上一章有关于病的这个问题,噢继续往下推论。推论什么呢?推论那个管理者和被管理者、君王和老百姓之间的这种关系。就说有很多这样的一种存在,老百姓呢就受到压抑。压抑呢就是说,他的住所得不到保障呢,生命是不是,没有压抑,象这样的情况在过去的社会中间可能是比较多的。这两种状态呢,回到前面这一句话中间,他就是这样说噢民不畏威,则大威至矣。就是说你要是不给老百姓这么多的压抑的话,那么老百姓他就不知道什么叫威啦。那么实际上他不知道什么叫威的时候呢,他才能够感戴你这个大威所至。因为他知道,一般象我们这个民族感也好,国家感也好,一般都是这样的,一般都对大的噢国度感以及大的民族感都怎么,都是一种天生的一种意识。这个意识呢是我们思想中的一种基本因素。就说你不畏,民不畏啊,民不畏啊就是说他对什么事情啊他就民以自化啦,这样呢就是那个领导人的真正的威信就到来了,是不是。那个条件呢就是无狭其所居,无厌其所生,是不是,你不要使老百姓的那个生活啊,有那个厌倦感,或者是有压抑感。就是因为没有压抑感,所以没有厌恶感;没有厌恶感呢,所以老百姓就很感戴那个君王,感戴那个领导者。所以说民他尽管不畏威,但是呢他却有大威,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

当然我这样推论,这样反复过来又过去的这样推论,说的是什么东西呢?说的是圣人在这个问题上的一种理解他是这样的。圣人这样呢,他下面的话就能够说明这个问题,是以圣人自知,不自见。他自己,自知者明吗。自己知道自己的状态,然后明白自己的治理是不是符合于自然之道;然后呢不自见,他不会自我地表白,也不会自我地显露自己好象领导有多高明。他反正非常谨慎,这就是圣人的态度和方法。

自爱,就是自己珍爱百姓,自己珍爱生命,但是呢他不会自贵。不自贵是什么意思呢?不自贵,他不是有意地抬高自己的地位,有意地去抬高自己的威信,是不是。这样呢,民他尽管不畏威,但是你的大威在不在呢?的确是存在的。就说你要想有真正的威信,是不是,你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什么,那就是无狭其所居,就是你尽量地要使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安居乐业,衣暖腹饱,这是他基本的要求。如果这一点你都满足不了,是不是,我想,这个老百姓他就有厌倦啦。他厌倦啦,他尽管怕你,但是呢他不一定信服你。那么这种威信到底是大威还是小威呢?那肯定是小威。有的说,就是说有很多是不是,荒淫无道的皇帝在治理国家的时候,那个就叫什么呢,那个就叫淫威。什么叫淫威呢?就说这个人的这种威信吧,可以这样说,是非常低下的,没有一点价值的。

“无厌其所生”呢,说的实际就是,老百姓的生命、生存,他没有受到任何的压抑。没有任何的压抑的话,你说他是民以自化的话,这就很容易完成呢。所以你说他对那个君王他能够产生反感吗?他肯定不会产生反感。既然没有反感,同时呢,各居其所,各得其所。圣人他有自知的那一面,有自爱这一面,同时呢又有被人知的那一面,也有被人爱的那一面,所以说呢,最后这个大威就自然而然就存在啦。

但那个“自知、不自见,自爱不自贵,故取彼去此”,意思就是说,把哪个不积极的那一面他就去掉啦,积极的一面呢他就留下来了。不积极的那一面是什么呢?不积极的那一面那就是自见啦。自见的那一面在那个第二十二章有联系,是不是。大家可以翻到二十二章,是不是。二十二章那就是说: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我想这一章与第七十二章的这些内容他是不谋而合。他说你不自见,你故彰啦,既然彰显了你的威力或者威严的话,我想这个威严是老百姓他自动地产生的,他不是压抑出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取彼去此。

“取彼去此”这个词呢也在道德经中间曾经出现过三次,第一次呢就是在十二章里面,第二次呢就在第三十八章里面,第三次呢就在第七十二章里面。第十二章里面就说“为腹不为目,取彼去此”;第三十八章就说“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取彼去此”。我想这些意思噢都说明了一个道理。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知白守黑这个道理。知白守黑是为天下式,方式的式,这个式,模式的式。这个式实际上就代表了一种存在的基本形态。这个基本形态就是说他简单地把它划分为黑和白的两类。这两类呢,你明明知道白的,但是你不要去守它,你要守住黑的。黑的呢就是取,白的呢就是去,啊就是你一定要去它,把它放在一边,然后抱住你应该取的那一面,这样呢你就道根固矣,就是你的道根呢这样才能够稳固的扎下来。那么呢我们这个是从社会学的角度去讲这个文字的这一面的。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呢还有修炼的这一面。

修炼者身体这个大国的民众啊,他们民以自化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实际上如果要是说穿了的话,大家不相信,试一试,你用你的主观意识,你能不能指挥你身上所有的肌肉运动啊,能不能做到这一点?(笑)……实际上有很多想不到的地方你根本都没有办法弄,是不是。就有很多事啊是这样说吧,就是人身体这个东西呢,你可以指挥他,有的地方你可以指挥他,但是呢他却不怕你。怕什么呢?就是人的身体他怕什么?他是怕主观意识啊还是怕潜意识?

就象我们那个自发动一样,你说自发动,当你主观意识一炼气以后呢,人一糊涂,自发动就来啦。它为什么来了,它这个东西到底靠什么调动的,是不是,就是全身心的那个老百姓,是不是,他为什么这么协调,一调整以后,哎这个人身体就舒服啦,就好啦,一般的疾病通过这种方法都可以调好。这什么道理?这就说明身体这个大国的民众啊,他自生自化,他没有任何的恐惧,他越自由,由元神传到上面的信号呢,由元神传到老百姓身上的信号呢就越来越强,对身体的调整和产生的要求也就越大啦。这个时候的国君是什么呢?就是识神。啊所以说当无为而治的时候呢,你就不能够约束自己的身体。你约束,那么这个身体他就发出一种反信息来。按照我们的说法就要使老百姓安居乐业,是不是,修养生化。这个修养生化实际上就是慢慢让他自己培养造化的那个机制。下面呢我就举了一个例子。

你比方说有的人练功的时候双盘,盘得很好,的确按人们的要求就是一般坐得很稳定,他不会倒,双盘呢肯定是不会倒的。但实际上呢这个双盘,它会耗费大量的精神,很痛啊,特别到了一定年纪以后,是不是你根本都盘不上去。你盘不上去,但是你是不是强行地要求自己去盘呢。这个实际上就是说,你管理者,就是你这个思想这个管理者,你是不是能够顺其自然的问题。如果说你勉强让自己一定要按照那种形式去盘,你盘了以后,你消耗了自己的心力,同时也消耗了自己的体力,最后呢得不偿失。

实际上呢无为之中啊,元神对身体的调整本身就很苦。元神调整的时候我给你说,他是有很大的准备的,因为他一开始他要从外面采集了很多的气噢,去弥补你这个身体中间不足的那一面。因为你从阴阳上你根本都补不上去,你即使补,你要花很长时间甚至好几年的时间,你才能够补到一定的程度。但作为人在天地之间,他如果说是采天地真阳的话,他在短时间内,他就很可能怎么,就把身体调整过来啦。就象原来有个福建的道友,这个问题,他就曾经做过这样的实验。他练武术啊,后来到了年轻的时候呢,他骨头就慢慢地张硬了,是不是,也觉得练起来不是那么顺畅,他就想了,他说是不是因为这个气的原因阻扰我这个形体,是不是,还原不到那个柔软的位置呢。所以说他就拼命地练气,他就发现呢一旦他的下意识比较活跃的时候,主观意识就是非常浅显的时候,特别是自发动带动自己进入到那种套路中间操练的时候,他就觉得身体非常柔软,啊那些平常完成不了的动作,那个时候他都完成了。这就说明人的真气啊,对人身体的调整呢,他可以这样说,那就是意料之外,那根本都意料不到的。那有多大的能力,这个人的思想他也是想不透的。所以说呢,你不能有意地去约束自己的身体,你使老百姓呢过大、过多的压力,最起码来说,你主观意识要求他,一定要怎么,按这种方式安静下来,这就是勉为其难。勉为其难就是太消耗这些老百姓所积累的一些精华。你一消耗呢,你再想补足他,你靠你的主观意识,这个时候你就非常难。所以也没有必要那样去做。

再就是另外一个例子。你比如说在有的练功方法中,就是说苦练睡魔,是不是。认为人睡觉好象就是一种魔在起作用一样,不睡觉呢就是没有魔,是不是,然后长期地要求人呢打坐,不睡觉。你想,人不睡觉,神他根本都安静不下来,是不是。就说他自然意志的那一面呢,他根本都发挥不了作用。他老是人非常紧张地生活在那种就是说,自己要求的那种状态中间,也好象觉得,你比方说你盘腿打坐,你可以睡着啦,但是那个睡着呢,人身体呢不能得到调整。为什么呢?因为他很多地方阻碍啦,最起码来说你腿啊在那盘着,是不是,你动也不能动,你若干个小时你根本都不动,你不动呢你的腿呢,你还要靠另外的方法活动活动,你经脉才不至于阻止。就象有的练气功的朋友说这个问题吗,就是UU1001词语替换功要求人们双盘吗,很多学员练到后来,练得自己腿子变形啦。因为年纪大啦,他那个腿子啊弯不过来啦。但是他强行地要求自己盘呢,盘时间长了以后,哟盘不过来的那一部分呢就弯曲啦,一弯曲了以后,而且弯不过来的那个地方呢,他还长很厚的那个骨甲,骨甲的意思就说骨质增生,骨质增生造成人那个下肢变形。象这些数也为数不少。

我刚才说的就是苦练睡魔,这个练睡魔有时候把自己的睡觉当成一种魔性产生的话,实际上你从魔性中间。就是人睡觉啊,有时候做梦啊,是不是,认为这是阴性的物质在活动,这肯定就是魔性的呢,这样实际上都是从纯阳的角度噢去考虑这种问题,总觉得人如果要是在纯阳性的这种活动中间去积累的话,就肯定就能够练成怎么,纯阳之神,是不是,都是这种理念造成的。所以说这种理念呢说明它是非常幼稚的一种操作方式,他没有从道性的角度,没有从道法自然的角度去考虑。所以说呢,我打个简单的比方吧。严新老师说海灯法师六十年没有睡觉,结果痛苦而死,得胰腺癌,痛苦而死。严新替他发过几次功,指望给他镇一下痛,镇不了。为什么治不了呢?因为他那个神,他自己的神可以这样说,他自己的神根本都没有调整自己了,是不是。长期以来被他主观意识压抑得一点影子都没有啦,是不是。用自己的主观意识,然后去怎么,去强行地练那个阳性的功,最后呢,你潜意识根本都没有积累能量,是不是。没有积累能量,而且他慢慢地被主观意识磨得烟消云散了,是不是。要不是一点佛经在那个地方凝聚他一点虚灵的话,我想这点虚灵他可能都不存在,就是他很痛苦啊,很痛苦我想跟其他的出家人比起来,根本就说没有那个必要,是不是,但是如果要是这样练的话,的确没有那个必要。

我是当年是怎样分析这个问题的呢?就是说你形体上本来接受到元神的调整信号,元神他肯定对身体有个调整过程呢。这个调整过程如果要是你强行地靠主观意识去限制自己的形体的话,这个信息他肯定就返回到元神身上去了,是不是。说通俗点就是反弹回去,反弹回去呢,这个调整信号对元神肯定是不利的。就是他本来是调整你,他的能量已经释放出来了,结果你非要让他回去,你说那肯定是一种不健康的开始呢,而且身上每一个细胞感受到的疲劳信号都会由空间的渠道啦反馈到神那个地方,神的身上去,使其受到伤害甚至于消亡。因为阴阳之间要平衡。当识神兴奋的时候,元神就要抑制;识神柔弱的时候,元神就强大。这就是老子无为之治的基本的原理。我们知道这个原理以后呢,我们就应该怎么,尽量地减少噢,减少,就是在对自己身体呢、引导啊、或者修炼呢这个过程中不自知的那一面,尽量地减少不自知的那一面,尽量地减少自见的那一面,,尽量地减少噢不自爱的那一面,尽量地明白呢那个自贵噢对自己是没有好处的,就你太过于强调你自己啦。

这个道理呢实际从整体上来说,他也是说得通的,就象刚才谈的社会学的方向一样,就是你老百姓,如果说都能够安居乐业,全身心的细胞都能够怎么,很舒坦地接受到体外信号的一种调整,同时你主观意识呢也不给他们增加负担的时候,是不是,那么他全身心的这种细胞他就会很容易地信号统一起来。因为你的主观意识你是不可能把他们都搞得非常统一的,你只有靠自己的元神意识,逐步地按天道,慢慢地进行调整,他才能够统一起来。那么你元神获得的信号越强的话,他反馈到你身体中来的灵感性呢,就越来越强,很多信号呢,他这个时候自动地被人能够感受到了。感受到了以后,你就不用什么功能啦你都能够知道啊,自己的修炼状态呢进入到什么样的位置。至于说过去所说的五眼呢、六通啊,象这些过程都是因为神,他在没有负担的时候,他自己在这个前进的过程中所必须要经过的一些功能性反应。然后这些功能性反应呢,反馈到你肉身中来,再现一下。再现一下的目的呢,是为了让你的肉身记下,就全身心的细胞,全身的这种细胞记下这个过程,然后呢到了用那个身体的时候,或者是要气化这个身体的时候,那么这种功能性的信号,他就会发挥作用。他主要是为了这个目的。

但是如果说我们主观上的意识过重的话,他即使给你留下了这些信号,你主观意识上过重,那么也可能抵消掉你自己储存在自己身上的一些非常好的先天信号。这个信号一旦被抵消以后呢,那么你以后修炼的路呢,这个时候就不大好走啦。为什么呢?因为你和元神之间的关系,这个时候就很容易被切断。一切断了之后,你再想得到他信号的支助啊,再想得到这个无形的能量啊,这个时候就非常困难了。

所以说人往往修到后来,他越来越难,并不是越来越容易。为什么呢?因为人,唯吾有身呢,所以我有其患呢,它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因为人他有身体,所以说他有患难。这个患难就是因为有干扰性的这一面,他不断地从环境中间,靠主观意识,然后吸收到各种各样的杂乱的干扰信号,然后反馈到元神的身上去。所以说元神这个时候呢,他只有一种方法,就是他在跟你很近的时候,他就要求你非常安静,非常清静,非常守一,这个时候就叫闭关。你一旦闭关闭完了之后,是不是,你回到社会中去啦,然后呢他回到虚空中去啦,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距离就越拉越远,越拉越远,越拉越远。如果说你这个时候第二次的心,就是你第二次修心你不抓紧的话,你也是非常危险的,非常危险。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有时候,说通俗点就是这个时候潜意识或者元神意识啊,把他这个时候调整人的思维啊,可以这样说,远水救不了近火,是不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你最后救来救去救来的还是你主观意识上的一种觉悟,和储存在自己身上各个细胞里面的那种信号。如果你不服从于这个道性,你不服从于这个道性的话,那么UU1001词语替换呢,民不得不反,是不是,最后老百姓可能还是要起来怎么,取代你的存在,也就是这个国家他就不复存在啦。要是到了那个程度的话,这个人他修炼长了起什么作用呢,那还不如不修。

所以说呢修真人呢,应该在修炼的过程中保持高度的自知,保持高度的自知状态,不要去自我表现,不要去自我表现。有一个结论,大家一定要记住,自我表现出来的东西都是假的,而不是真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真我的作用需要假我的忘我配合才会完整,真我的作用需要假我,也就是识神的配合。是什么样的配合呢?是一种忘我的配合,才会完整。

所以说在修炼的过程中啊,大家一定要珍惜我们身体这个大国中的老百姓,你即使有条件去控制你的身体,去指挥你的身体,甚至利用你的情感去发挥你的身体,是不是,你也不要自高自大,自贵自大,盲目地去发号施令。啊这就是修炼的积极的选择,也就是师父在这个地方所说的去彼取此的基本含义,去彼取此的基本含义。

这一章讲的问题呢,我想基本上就讲了这些东西,文字也不是很多,内容呢也是比较简单的。这一章的意思呢也就是说,按民到底是畏的问题还是怎么样,那么如果说我们把这个话借过来说,民不畏威,则大威至矣,这话呢可以再拿到现在来说,有另外一种解释的方法,老百姓呢什么都不怕的时候,我给你说,那个大威他就来啦。大家记住啊,老百姓什么都不怕的时候,那么他怕的那个东西最终他就来啦。这就象老百姓无所顾忌,什么都敢干的时候,是不是,这个社会他的动乱也就开始啦,是不是。这个动乱不是来自别的,而是来自于天地之间的这个信号,所以这也是一种非常要引起注意的主题吧。

那么这一章主要写了一些内容啦,我想大家自己也可以总结。我就把我总结的五点呢写给大家看一看噢。

第一点:天地之道浸,人文之道侵;

第二点:天地之威,大道之容;

第三点:修炼者是在治天下,不可不知之;

第四点:自我表现不和谐,忘我无为功德彰;

第五点:修身不骄体合虚,修德不德神在道。

天地之道浸,人文之道侵。这两个浸(侵),大家一看就知道,前面一个浸呢,是三点水,上善若水啊,水就是道的意思,故几近于道吗,最起码来说,这三点水这个浸呢,就象水一样,水一样就是它渗透起来它是慢慢地进行的,它不象这个人文之道噢,人文之道实际上它是掠夺性的,你看一个单人旁,是不是,它属于掠夺性的……实际上就是什么呢,就是他搞好了以后,他搞的过程中,他实际上有个虚象和有个真象,就他调整你的信息啊,不是把你的病根全部都切断,他根本都没有切断过你的病根。但是你这个时候,人一旦没有这个信息啦,人就象怎么,换了一个人一样,他把你的病信息先拿走啦,然后呢给你充实进来的先天之真气,所以你这个时候呢人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啊你非常年轻,也非常健康,什么毛病也没有啦,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啦。但实际上这属于真象还是假象呢?这属于是假象。为什么属于假象呢?因为实际上他那个信号啊,他在虚空中他还没有走,他还没有消化,他需要什么呢?他需要你这个肉体啊还要继续地修。修到什么程度呢?修到你这个主观意识要融到那个道里面去。你即使融不进去,你最起码要修到很高的德里面去,最起码你要修到上德。上德是什么意思啊?上德不德,是不是,就是他没有道德这种观念啦,然后呢他这个行为他很自在呢,他很自由啦,他没有任何的限制啦。你说那人的思维要求得有多高啊,是不是,他要求非常高。然后你那个时候,你的神实际上他是这样的,他也是符合于客观规律,他走的一个过程呢不得不这样,速成啊速成,速成法。所谓的速成法,你炼丹呢速成,是不是,特别是女同志噢,在这个问题上她一般的很容易过关。为什么呢?因为女同志她这个身体毕竟属于阳性的,女同志身体属于阳性的,是不是。

阳性的就是说她十窍齐全。什么意思啊?可能那天我讲课的时候,大家都听到一方面去啦,人身上有九窍,但是女同志身上是十窍齐全,听见没有,她和天地之间的这种呼应她是自然的,她是纯阳之体一点为阴。所以说她一练功呢,她信号很容易就怎么,就出去了,一出去,哟她这个信号出去,但是呢他没有解决她的根本问题,然后她的神呢他也跟着出去啦。一出去,他实际上是借用这个机会出去,他给你造成这样一种象,又给你造成这样一个程序,和这个程序的整体啊,然后他让按着这个程序的整体怎么,还得这样去走。所以女性一般,就是你不修,你只要没有情绪,就是你没有思想情绪,就是你思想不是乱动,啊你非常安静,我给你说,你这一辈子下来你都要成功。你不炼也成功。当然这个不炼也要修,因为人他不可能没有情绪的。你一动情绪,噢他就开始耗散啦。你本来是个收敛的,是不是,结果你一动情绪,哟他就耗散,一耗散,哟人的精华他就怎么,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是不是。所以这个时候,人他一定要明白道性,所谓修呢,他只是修这分道性而已。

象男性呢他就不同,男性如果要是,你比方说,你的神出去了,一出去了以后,人基本上大部分东西它都被带走啦,大部分东西都带走啦。一带走了以后呢,人基本上这个躯壳呢就属于什么,说通俗点就是臭皮囊啦,正而八经的臭皮囊了,因为他属于阴性物质组成的,是不是,阴性的物质组成的。所以说他在这个先炼内丹的过程中,实际上是把全身心的细胞啊,所有的信息他都要凝聚下来,先凝聚起来。而不是象女性,女性只是把信号分隔开来,然后提出去。男性呢就是先要凝聚起来,花很长时间凝聚起来,一点都不能来什么速成法,扎扎实实地要把这条路走好多年,然后呢,真正让他带出去以后,人的信息在外面做功,然后再怎么,跟着人的肉体他还要做很多功,然后呢才能够怎么,使这个双方面呢。所以说男的一般修行得难一些,说通俗点难一些。

这和古代的观点呢,反正有点不同。古代人呢一般都认为女的修难,在我的观点里男的修难。也就是从物质上这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呢。

一般人你主观意识你只要很放松,你身体调整就开始啦,你不用去鼓捣他,他怎么调整呢,是不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调整,为什么那样调整呢,你根本都不用去想他,你只要知道,这是一种调整就足矣,是不是。这个调整呢,他有时候象病态,有时候呢甚至象非常严重的病态,是不是,人只要怎么,人精神不散的话,他实际上就说明他这个信号啊意志非常坚强,问题呢他一般都会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人就怕什么,怕在有为的方式上面呢记忆过多,就是你的记忆的观念里面呢记忆得过多,过多以后呢这些观念,返回来在调整你身体的时候呢,他这些观念它就起障碍作用,要扯你的后腿,然后破坏你这个信号的整体性,是不是。因为你这个主观意识你越想,他毛病就越多;你越做,我给你说,谬误呢那就成堆,你根本都不知道先调那个地方,后调那个地方,是不是。但是你主观意识非要这样去操作的话,那他就不得不让位给你。所以说女性有时候,你比方说,她那个信号带走了以后,然后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她那个病信号啊,如果你没有继续修的话,那个病信号它又向你靠近,又向你靠近,它又向你靠近是什么意思呢?实际上他不是说病信号到你身体里面来了,而是说他相互间还是有个感应。有感应就是说,当初你身体之所以没有疾病的反应呢,是因为第一,是你的神他把那个信号提走啦,第二呢是因为他神还住在你的体内,他要求非常纯净的一个环境,所以你的人就非常年轻呢,非常有精力,是不是。但如果他要一出去了,哟,你这个身体你就可能感觉到有些,过去有病的地方啊,是不是它又象蠢蠢欲动一样,又象要回到过去那种状态中一样。实际上这都是属于人的这种什么,人的这种观念呢,或者感觉啊,随着那个自然之间的气候啊,或者环境啊在波动的时候产生的一些必然的思维。

这个东西不可能把它消除得一点影响都没有啦,是不是,因为你人,既然是他这个器官客观地存在,你比方说,特别是有些器质性的病变,它一旦形成这个地方就是已经坏损的时候,是不是,这个信号它就积累得很深呢。很深了以后,它信号可以提走它,就让你感觉不到,或者是切断你思维的传感,让你这个思维根本都感觉不到你这个病态的这种状态来。看起来好象是切断啦,但实际上这个东西存在它还是客观的。客观的就是说你到了一定程度以后,那个感觉它又回过头来。回过头来它主要是受什么东西引起的呢,这就象我们看冬天的植物一样,一到冬天以后,哟它全部都收敛起来啦,收敛到地底下去啦,你看不到它。啊一到春天来了以后,哟它感觉到这个气息是不是,成熟啦,然后呢它又钻出土来了。这就是我们平常说的平常之道,是不是,这是很自然的一种过程。你要想彻底地调整好你自己,那你就要从观念上彻底地铲除你自己的感觉,是不是,你把所有的感觉,你都放到调整中间去,然后你让自己的感受啊,和自己的先天呢要保持怎么,长久的一种沟通。哎说通俗点,就是你这个除了感觉以外,因为感觉这个东西他是最便宜的。为什么说最便宜呢?就是他不耗散什么精神,对不对。但是你如果说靠视觉啊、听觉啊,这个时候你就非常费力,是不是。但是你感觉呢你就非常快。你一感觉你就知道怎么回事,然后你按这个感觉去走。

有很多人呢他有灵感,他天生处理事啊他都按自己的个性去办,他这个个性里面实际有很深的道性。这个道性来自于什么地方呢?就来自于他经验的积累,是不是,他很多辈子修炼过来以后,他就知道,噢什么样的东西叫灵感,什么东西叫灵气,什么东西叫灵性。我给你说,他这些东西他非常富足的时候,很容易转变成为自己的这种感觉,是不是,这种感觉实际上是他过去的经验的一种反应。

实际上人他不能从。象我们现在病的这种观念,我们为什么要有病的这种观念呢?按我们中国人造字的这个说法来说,一个病字头噢,然后里面一个丙字,是不是,丙字呢就是它是属于火,就虚火不平,虚火不平造成的这种身体的波动,这个就叫病。实际上感染了五淫六邪,是不是,而使你身体呢这个不平衡呢就产生了,然后他说这个东西就是病。不象我们现在所产生的这种观念,总认为病呢就是身体某一个地方坏啦,啊出问题啦,啊出毛病呢,要修理。这个思想实际上是错的,不是修理他,他本身就是完整的,你根本都不用修理他,是不是,他本身是完整的,只不过是这里面的气息啊你要调整他。你要调整他就是调整他的阴阳之气啊,过去说四气五味,寒凉温热吗,是不是,这个时气,就是说你感染的程度不一样啊,只不过是需要调整而已。凉的,你就给他温的、热的,这样相应地补充一下,它这个东西就调过来了。就象我们中医的那种是不是,利用中药一样,它之所以按那个君臣佐使这种配药的方式,它无非就是说调整你阴阳中间不足的那一面,你五行缺那一行,他就让那个药啊就往那个地方走多一点,然后有意的怎么,做一种药引子,他有意的配伍的时候加一些药引子进去,是不是,使这个药呢有一个指向性。这个指向性,你比方说你肝虚,他就补你的肝虚的那一面;你肾虚,他就补你的肾虚的那一面,是不是。这样,他是从整体的健康角度,然后从不平衡的角度这个观念出发的。他不是象我们现在所说的病的概念一样,哎呀那个地方坏了。因为现在人一样,你比方说你得了胃病,老去看胃,天天看,看一辈子,他也看不好。为什么呢?因为他的观念里面老是觉得那个地方坏了,溃疡了,烂了,那个地方已经烂了,烂了就那个地方要穿洞,穿孔了,你说那个观念一旦形成以后,那怎么调他的病呢。那就是那个神仙来,也很难把他调整得非常健康呢,因为他观念里面他说它烂了,它坏了,它已经破了一个洞,是不是。西医的方法就是最后怎么,实在不行呢,拉上一刀(笑)。

……我不是说了吗,师父就在我们身上,他是分神化气,他不是说了吗,他圣人无心,以百姓心为心,就是你每一个人的心都有他的一分子,是不是,你每一个人的心都有他的一分子,那是证明他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份。所以说当你在求他的时候,他那个整体的这一面,他跟整体的信号他有呼应,听见没有,他就跟你产生振动,那就是共振,那个共振实际上就是他给你教功。实际上是我们自己加持自己。……开放了解?你要他满足那个条件,他才能回去呢。你怎么满足呢,关键是你怎么满足,你知道他的条件是什么,那就放松,你只要放松就行了,你一放松,他才能够回去吗,要是那样的话,人人都回去啦。不是象那样简单的,要不然他也没有必要写五千个字呢,那就有两个字,放松就行了,是不是。

他讲了这么多,实际上他知道,他知道人的毛病,听见没有。第七十一章不是讲的病病吗,他就知道你人的毛病是什么东西,他从自己修炼过来,他知道人的毛病,然后他给你把毛病都指出来了。你忽略了这个毛病,是不是,你只注意到对师父的要求那一面,你不知道师父对你的要求的那一面,是不是,那个就不能互动啦。你不能互动,那么他给你加功,他就白加啦。

实际上七十一章这个知不知上啊,不知知病呢,他实际上就是指我们自己的现实中呢的确是这样。就是我们自己人类搞科学也好,也叫什么,也叫不知知,就说我们现代科学对我们身体的了解,了解多少呢,它根本都不知,但是它非要说它最知了,啊它通过仪器了解你人,通过设备,通过各种各样的化学药品去了解你这个人,实际上它了解的这个东西到底是这个人的实质啊,还是这个人的虚无的那一面呢;是他的整体的那一面呢,还是他个体的特征的表现呢。我想象这些具体的分析,是不是,你仔细地比较一下你就知道,实际上作为科学来说,它了解身体它也只是从他个体的角度,就是科学医学的这种个体的角度,去发明了自己的一种说法而已。实际上这个说法呢并不能代表这个身体的全貌。你就象我们讨论那个瑜珈功是不是、藏密功、我们道家内功、以及佛家内功,它都不一样,是不是,它都说自己的道理。实际上这个道理呢说通俗点,就是你各有其说,是不是,自成一说,是不是,你这个都是允许存在的因为道性里面他有这个。你比方说医学,它现在越研究越深,研究到人的遗传基因问题,它就说所有的疾病都是因为遗传基因造成的。如果要是所有的问题都是遗传基因造成的话,那么我们现实中那就不需要搞什么那个防病呢,不需要搞治疗啦,因为他生来都是这样吗,就决定了他要得这个病。

就是有很多理念呢,我给你说那是稀奇古怪的,就是它这个要自圆其说,自圆其说呢要这个事情呢要符合现实,啊它研究都是阳性的。……那不是空白,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不愿意知道,因为他的理念体系如果说他勉强地承认你所说的他应该知道的那一面的话,那他岂不是把他存在的理论全部都推翻啦,那怎么行呢,那你推翻了以后那人家吃什么、喝什么?这是最现实。你是站在什么,你是站在房屋结构学这个角度去看这个问题,你认为那倒了无所谓,但是那倒了是倒他的饭碗,是不是,那不能倒的……那要是有闫工这样的觉悟的话,那不得了。……不是这样的,怎么会都是这样的呢,你也只能说你嘴巴上说的是这样,人潜意识他还有一种要求,不是这样,那怎么办呢。人的思维,你比方说人的思维他是来自于潜意识的,同样呢他还来自于自己现实中的积累,这两者之间到底谁占主流呢,那么那就是这个人的道性啦。这个道性呢还有深浅呢,是不是。深浅那就是分三类了,一类呢那就是身体力行地去做啦,一类呢那就是若即若离啦,一类呢那就是还要大笑之呢,不笑则不足以为道吗,他偏偏有那种人就要对着干,你说那个两院的院士何阼休,他不就是要有意地对着干吗。你说你这个道理他已经吃过亏啦,是不是,他不是没有吃过亏的,那张保胜有一次把他的裤带都给他下了,用特异功能,他讲报告的时候给他把裤带下了,然后他站不起来,因为他裤子跨了吗,你说那样的道理他应该服这个气吧,你说张保胜又没有到他跟前去,是不是,又没有动你,又没有摸你,又没有接触你,是不是,他应该有这种体会,他偏偏不,他不,他就是经过了他也不认帐,他不承认,他认为你搞得小动作,他说你搞小动作不光明正大。……那不是,你提到司马难呢,我更要给你介绍一下。司马难那个人,他本身就叫余利,听见没有,他本身就叫余利,他人名字就叫余利,他姓余叫利,他实际上原来是搞广告的,他开了一个广告公司,他本身就知道搞广告,他自己本身是练气功的,他自己也练气功,而且练得相当好,他自己也懂气功。但他为什么要反对气功呢,因为他心里明白得很,听见没有,因为他目的他不是为了你什么气功上不上去、下不下来,他是考虑到他赚不赚钱的问题。(笑)那象闫工这样淳朴啊,那你也得考虑人家不得不考虑自己所处的位置。你看你把这个问题都绝对化呢,你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他如果说他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他表达了一种人家不愿意接受的观念的话,那个影响有多大呢,那影响到他自己的形象,听见没有,你不要以为那个话是随便瞎说的。象我们因为不是搞科学家的,我们可以随便瞎说,是不是,人家搞内行的,我给你说那就要慎之又慎,他稍微说过了头一点,是不是,你不说别的,就象你们那个所里面一样,要是你在所里发表一些和你的理论不相干的说法的话,同事之间谈男谈女可以,谈钱多钱少可以,是不是,但是如果说你的理论体系里面,你说哎呀这个结构理论有问题,那你不是自己把自己饭碗给砸了吗。……你不考虑,那人家要考虑呢……你把知识分子都看得太纯洁了,实际上知识分子复杂得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云雾草庄

GMT+8, 2020-11-24 00:07 , Processed in 0.020118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9 Comsenz Inc.

浙ICP备11004749号

回顶部